关灯
护眼
字体:

1140章 滴血验亲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储秀宫,万历帝朱翊钧、皇贵妃郑桢和已册立太子的朱常洵,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朱常洵已经八岁了,身体越来越胖,如果不出意外,他将长成一个三百斤的大胖子。但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已经成为大明朝的储君,不会再作为福王被封到洛阳,贪得无厌、横征暴敛,以致民怨沸腾,被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抓住之后,和梅花鹿一起扔进锅里,煮成一锅福禄宴。

    不过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比如父母纵容养成的贪婪,还有成年人身上才有的那种残忍,竟出现在这个八岁的孩子身上。

    “哇,好烫,你要烫死我?”朱常洵胖手一翻,整碗燕窝羹扣到了宫女的头上。

    宫女赶紧跪下,烫得皮肤通红,汁水淋漓的往下淌,兀自不停的磕头:“殿下息怒,殿下息怒,婢子错了!”

    郑桢淡淡的道:“我儿做了太子,总有人不服气,要指使人来下毒手的……来人呐,将这婢子赶出去,发浣衣局。”

    那浣衣局可不仅仅洗衣服那么简单,而是宫中犯罪的宫女都贬去那里,被变着方儿折磨。

    宫女亡魂大冒,可怜巴巴的看着朱常洵。

    哼!小太子昂着头,不屑一顾,居高临下的眼神里带着报复的快意。

    几名太监进来,把浑身瘫软的宫女拖走了,在场的宫女们噤若寒蝉,人人都知道只是前两天这个宫女无意中说了朱常洵两句,得罪了他,就遭到如此可怕的报复。

    朱翊钧笑盈盈的看着这一幕,早知道是儿子故意报复那宫女,但他并没有阻止,只要爱妃和儿子高兴,区区一个宫女值得什么?

    他的心情很好,旧党清流异常老实,杨镐在朝鲜捷报频传,秦林乖乖滚去南京闲住,昔日江陵党的诸大臣已渐渐年老,不久之后以老病让他们致仕就行了,废王皇后立郑桢的事情,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

    “陛下,总有人盯着咱们儿子,臣妾害怕夜长梦多啊!”郑桢摇着万历的手臂撒娇。

    朱翊钧微微一笑:“快了,快了,朕已经让人起草废后的圣旨,定叫爱妃如愿以偿。”

    “你还叫我爱妃?”郑桢扭着朱翊钧撒娇撒痴。

    “贤后,贤后!”朱翊钧呵呵大笑。

    郑桢眉花眼笑,目光无意中扫到桌上摆着的两盘橙子,嘴角便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前些天武昌侯府托张小阳送来了两筐橙子,是什么意思,郑桢心知肚明:橙者诚也,秦林曾数次与郑桢合作,没有他就没有郑桢的今天,这是秦林有麻烦,请郑娘娘以诚相待了。

    可是现在,朱常洵已经册立太子,郑桢更是离皇后宝座一步之遥,她岂肯再帮秦林?

    彼此都已站到了权力金字塔的顶部,正所谓高处不胜寒,当初的那一点点朦胧情愫,早在紫禁城内外、朝野上下的斗争中消磨殆尽,郑桢和秦林除了利益关系也剩不下什么了。

    “秦将军啊秦将军,且容本宫负你一次吧,南京秦淮河风月无限,你在那里足可逍遥后半生!”

    郑桢始终没在万历面前为秦林说半句话,这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已经隐约猜到秦林对大明朝的忠心只怕很成问题,甚至有可能成为威胁到皇位的权臣。

    此一时彼一时,为了做皇后、为了替儿子争皇位,郑桢可以不遗余力的和秦林合作,但在尘埃落定之际,皇位已经注定属于她的儿子朱常洵,她又怎么会帮秦林呢?

    顺公公从外面走进来,神情非常怪异。

    郑桢把他盯了一眼:“有什么事就说,本宫这里没有陛下不能知道的。”

    万历笑呵呵的,轻抚爱妃脊背,心中十分高兴,殊不知郑桢的言下之意分明是提醒顺公公:“如果有什么不能让陛下知道的,你丫就把嘴巴闭紧点。”

    外面隐约传来女人的声音,顺公公不敢隐瞒,只得硬着头皮禀道:“启奏皇爷、娘娘,中宫王娘娘凤驾储秀宫。”

    “她来做什么?”朱翊钧声音冰冷,早已和王皇后没有丁点夫妻情分。

    郑桢却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

    以王皇后的性子,随便激她几句肯定会炸起来吧,正愁废后的理由不够充分,恐怕自己坐上正宫之位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呵呵,这下好了……

    “请王娘娘进来,”郑桢淡淡的道。

    王皇后疾步走进,高耸的颧骨部位两团红晕,紧紧闭着嘴巴,法令纹极深,眼睛里有种病态的亢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