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明睿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山庄来客了,来的那个女人据说还是他未婚妻的母亲,他未来的丈母娘。对此他可没什么多的感想。现在还是个奶娃娃,谁知道以后能不能做他的妻子。

    那女人间着他跟小不点就说他们结实。说起来他哥俩确实解释。母亲信奉孩子应该穷养,不该娇养。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山庄上,都铺着厚厚的毯子。让他们在毯子上翻滚。平日里也是各种注意,还给他们配备各种营养餐让他们吃(他猜测营养餐,应该是吃了对身体好的东西)。被母亲这么精心养着,结实是正常的,不结实才不正常。

    这天晚上,母亲没回来睡觉。他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没多久母亲回来了。他听着母亲哼的儿歌,这才迷糊睡着了。睡着之前想着,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来客人了真心不好。母亲陪客人,不陪他们了。睁开眼睛也找不着母亲了。不过这回他也没哭,因为哭也哭不回来了。哭多了嗓子疼的。来来回回在屋子里爬着,爬累了,就窝在小不点旁边。看着小不点满脸的口水。

    夏瑶的见着他这样笑眯眯地说道:“明睿以后一定是个好哥哥。”

    这话他爱听。这辈子他一定会是一个好哥哥,爱护弟弟,培养弟弟成才的好哥哥。

    等泡澡的时候,又是满盆的桃花瓣。他很想说,又不是姑娘,男孩子泡什么桃花瓣。

    他跟母亲还有小不点在这个山庄上过得很愉快。不过让人不喜欢的是经常有人来打扰他们一家人。这次,师公又来了。

    师公是很有名的大学者,他开始以听到这个消息就奇怪为什么母亲可以拜到以为大学者为师。记忆之中,长平公主想请当朝一个大儒收朱玉为学生,被那位大儒拒绝了,说朱玉没那个资质当他的弟子。长平公主气得要,命,可就算长平公主再愤怒,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因为这些人,也不是长平公主愿意去招惹去得罪的。因为他们的影响力非常的大,招惹他们,一堆的麻烦。

    母亲还是个女子,竟然可以摆大学者为师,两字,怪异。

    一个师公就算了,可是现在来了一群,据说每一个都是当朝大儒。他自己就是出身书香门第之家,所以非常清楚读书人特别是那些很有名望的大儒,最是看不上皇亲国戚、功勋人家以及武将世家。他们家可是占了两样了。

    更奇怪的是,这些人连长辈的谱都没摆,言语之间好像将母亲当成平辈人看待。这些人最是爱惜自己的羽毛了,就算真看在师公的份上给他母亲这个面子,也不可能跟他母亲说话这么客气。除非是母亲本人让他们认同。

    他隐约猜测到一点。就好比母亲随口编一个故事,他都听得津津有味。这可不是一般人呢能做得到的。这很可能就是为什么那些大儒对母亲和颜润色的原因。

    太外公过来了,送的什么礼他没兴趣。他有兴趣的是这个太外公说什么珍珠场跟钟表坊。还想要分一杯羹。更让他诧异的是,母亲竟然说现在还没研制出来,还要几年。

    珍珠场,珍珠还能养?钟表也还能做?他母亲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这么奇怪呢!他脑海又冒出了那三字:看不透。

    在山庄呆了四个月,他爬得很顺溜了。小不点则刚开始学会爬。不过见着小不点总是懒得动,他就经常拖着他爬爬的。

    他看着母亲画的哥俩在地毯上爬行的画像。觉得很好玩,抓在手上,画得真像,活灵活现的。没想到他母亲不仅笛子吹得好,还画得一手好画呢!他母亲,才艺都不错。对此他也没过多的感觉,身为皇家女,会这些不足为奇。

    天气很暖和,母亲抱着他们在院子里。他吃饱喝足,学着母亲的样,露着肚皮晒太阳。以前从没这样的,但是现在发现,这样的生活真惬意。是从未有过的放松。

    母亲也很爱抱着他,而且总喜欢说,你是我的宝宝,十月怀胎生下的宝宝。不管是小老头还是什么,都是我的宝宝。听多了让他长生一个错觉,她好像在时刻提醒自己,现在他是她的儿子。每当这个时候,他总一个错觉。他知道自己的秘密。虽然很荒唐,但是这种感觉就是挥之不去。

    那天他看着母亲画了一张画。除了他们三个,还多了一个。若是他没猜测错,这个应该就是他当大将军的爹了。

    他也经常照镜子的,这会再看着画里的人。他长得还真像他当大将军的爹了。他很想看大将军爹穿着戎装的模样。这也许就是他以后的模样了。

    庄子上的日子很欢快,他都有点不想回去。嗯。等他会说话了,可以开口说以后要经常过来。

    沿途的风景很美。他母亲指着他们看外面的景,出口就是一首诗。他心里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他母亲做的诗还是已经存在的诗。这个朝代,不是他身处的朝代了。很多东西他都不知道,也不了解。但是从母亲身上看,这个朝代应该比他的朝代要先进。若不然不会连钟表都能做得出来。

    母亲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总是念叨着让他以后不要从军。当大将军可是他上辈子的梦想。这辈子有机会重来,而且天时地利人和,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参军的。她要继承父亲的衣钵。所以面对母亲的话,他不回答。只有看外面转移目光了。

    听着母亲幽怨地说着要生女儿,不要儿子。儿子就是不让人省心。他很想笑的。这段时间不知道听了多少回,说当初以为能生一对龙凤胎,却偏偏生了两臭小子了。大户人家的女人谁都想要儿子,只有儿子多了才想要个女儿。他母亲却是一直心心念念的想要个女儿,还说儿子不省心。真是让人费解。但是再费解,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他也明白这个母亲是真心疼爱他跟小不点。所以,这些事不需要他操心。

    欢快了这么长时间,他也终于有烦恼了。母亲一直在教他跟小不点说话。让他开口叫娘。

    他其实很想叫的,但是就是叫不出口。自从他上辈子十岁那年,因为李兆的挑拨被痛打一顿,他就将娘改成为母亲。他已经很多年没叫过这个词的。

    他知道,应该叫她娘的。因为他这辈子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很合格很称职的娘亲。别人家孩子的事,都是身边乳娘妈妈做的。但是她都是亲自动手。还说这样可以增进母子感情。他很感动,在心里已经接受了他是自己娘亲的事实。但是他就是叫不出口。他想,自己也许还需要时间去适应吧!

    这日母亲陪着他跟弟弟玩,照例又往他跟弟弟脸上涂口水。不过这回没跟以前一般乐呵呵的。而是涂完了口水以后,又碰了碰额头。完了以后立即宣太医过来。

    很快他跟小不点就隔离开来,说着小不点有点发烧。他还想着,母亲着又是大惊小怪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惊一乍,最后什么事都没有。让他没想到的是,结果太医真说弟弟发烧。不过好在及时,吃药就好了。

    他得到这个消息,也没闹了。安安静静的,哪怕听着小不点的魔音摧残,他也没给母亲增添麻烦。一个人要带两个孩子,事事都要亲力亲为,很辛苦的。他就不再让母亲再劳累了。

    他见着进来看望他的母亲,母亲这会憔悴了许多。这时候他很想知道小不点如何了。

    母亲好像听懂了他内心的想法。往他脸上涂了点口水:“弟弟好了,没事了。宝宝真是个好哥哥。”

    他虽然知道小不点应该不会有事。但是没听到确切的消息让人放心。现在小不点没事了,他也饿了,填充口粮了。吃饱喝足,养足精神,才不怕生病。

    去皇宫的时候,大半天都没见着母亲。当下哇哇大哭。身边的丫鬟没奈何只能将他放在母亲身边。他瞧着母亲面色不对,眉头都纠结在一起。忙爬过去摸了下额头,发烧。

    还想再看看。没想到母亲醒了。母亲好像知道他在担心,笑着朝他说不用担心,她很好的。他很不放心,不过瞧着母亲接下来确实没什么大妨碍,也就放心。要说母亲也太忙了,里里外外的,他真担心母亲生病。因为这个想法,他也不闹母亲了。

    可是面对母亲一头空就教自己叫人,他是真难受了。他想叫的,但是怎么都叫不出来。再转眼看着小不点,也不急,等小不点能开口叫娘,他也能叫的。

    来了一个小男孩,叫翎昸,是他表哥。小男孩畏畏缩缩的,看着哪里像皇孙,整就一受气包。不过母亲对受气包很好,好得就如对他跟小不点。让他看了都不舒服了。他知道,他嫉妒了。

    他不喜欢那个太子妃。到他家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没了。还说这个不对那个不成。这是他家,要她管那么多。再有那小男孩,把孩子教成这样,难道要他跟小不点也跟那孩子一样,畏畏缩缩,不成样子。好在母亲也没听他的,觉得怎么好怎么来的。

    那受气包叫翎昸,走过来戳戳他的脸,他面上不理,玩着积木。心里却是腹诽,戳什么戳,看着我小就好欺负不是。戳得多了,他实在不耐烦了,一把扫开这个闹人的。他可不是弟弟,弟弟闹人他还会哄着。他没兴趣理他。

    听着翎昸说着他不哭,心里万分鄙视。碰一碰就哭,以为他是泥捏的娃娃呢!真是奇怪了。可是听着太子妃的解释。他顿生同情,但是很快他就醒悟过来,这个女人不安好心。自己是太子妃,看着也是一副精明透顶的模样,怎么就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看来是要算计他娘的。他想让娘别搭理她,可惜他开不了口说话。娘还让人将他抱开。

    这个女人跑他家还装什么可怜。他有些着急。这些皇室中的人,个个都是心里千千窍,母亲这么心软怎么斗得过他们。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错了。母亲其实是知道的,只是装成不知道的。只是听到母亲跟下药说着培养翎昸,他大急。就这样的资质怎么培养。完全就以烂泥扶不上墙,扶不起的刘阿斗。

    母亲没理会他的纠结,只是取了一副画给他,说过两天就会送这样一副画过来。到时候让他慢慢玩。他纳闷了,画怎么玩。不完整的嘛?很快他就知道怎么玩了,一幅画打成一块一块的碎片。完全寻找合适的,拼成一副图。难度不高嘛。

    母亲看着他能一整天玩着积木,乐呵呵地往他脸上涂满口水。说着他样貌像爹,性子像他。他当下笑了。就他母亲这唠叨的劲头,他性子若是像着母亲也这么爱唠叨,以后不用出去混了。

    不过他津津有味地听他们说起当大将军爹的事情。寥寥数语,将大将军爹的鲜明现象体现出来了。可惜,见过画像上的人,就是没见过本人。也没见过穿戎装的模样。

    母亲其实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女人。疼着他们,也很关心着翎昸。嘘寒问暖,而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很不容易。

    母亲要处理内内外外大大小小的事务,还要全心全意照顾他们兄弟俩,很辛苦。更辛苦的还是母亲很思念父亲。经常抱着他嘟囔着想父亲了。

    他知道母亲很想父亲,有时候想得估计睡不着,就取了一本厚厚的画册。他没瞧见但是他猜测那应该是爹的画像了。嫁给当兵的,就得忍受这样的寂寞。对此,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学着母亲的样,摸摸她的脸然后涂点口水。

    母亲对他的行为很欢喜,还说很温馨。他早发现了,母亲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女人。只要他跟明瑾随便做一个小小的动作,她就能开心好半天。就算再不欢快的事情,她都很快就忘记了。还一直嘟囔着,他跟小不点是他的开心果,也是她最心爱的宝贝。

    小不点可能是感觉到母亲疼他更多一点,当下开始黏糊母亲了。经常是弄得母亲一身的汗。他也不争,由着小不点在那里卖乖。母亲跟上辈子的那个她是不一样的。她两个孩子都是一样疼。所以不争这一星半点的。

    母亲一向在他们面前都笑呵呵的。这日却不一样,回来的时候阴沉着脸,抱着他们半天都没说话。

    他知道母亲肯定遇见了事情。而且是不好的事情,他正发愁自己太小不能为母亲分担的时候,就见着母亲眉开眼笑,带着他跟小不点玩起了拼图。中间几次他都看向母亲,见着她是真的将刚才的事放开了。专心致志地带着她们拼图。

    他想着母亲说看着他跟小不点,她什么烦恼忧愁都没有了。当下轻轻一笑。将担忧也丢掉了。

    正拼图着呢,说是明挚过来了。一听这个名字,他就知道是爹那边的亲戚了。果然,是他大伯的儿子。

    大家族就这点不好,亲族太多,很麻烦。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母亲竟然没带他们兄弟两人去见这个人。也是,这是郡主府,母亲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可想到这点他又发愁了,若是母亲不让他以后参军,那可怎么办。咳,到时候只能希望于父亲了。

    出去外面散步的时候,见着小不点吃花,他觉得很有趣。小孩子嘛,抓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