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一十五章风云变(5)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婉沐‘腾’的一下子跳起来,她脸红的瞪着皮厚的连皓,低声说:“谁要你那样、、。!”连皓瞧着她的神情,他笑着接过她手里的书,安抚她说:“嗯,那我听娘子的安排。”江婉沐在这方面,从来说不赢他,只有赌气不理他不看他。

    房内安静下来,连皓打量背对着他,坐在窗边的人影,他眼里有着深深的情意。那日,他对她说:“婉沐,你想我去对付江家的人吗?”而她的眼里闪过无数的纠结后,她终是摇头说:“我们不用去对付江家人。”

    她在他惊讶的眼神里,解释说:“东家大叔前不久,特意跟我说‘江家已注定因为没有后续之人而没落凋零,而我,如今名声太过响亮,一动不如一静。江家已经不值得我出手对付它,再说那些恩怨难解中,连我生母的娘家都一直冷眼旁观,我动比不上跟着一块冷眼看它飘落下去。’”虞家不会忘记江家给的那份羞辱,如同江婉沐对江家人没有任何亲情一样。

    连皓还记得江婉沐说那话时的无奈神色,她出自江家,是她不管何时,都摆脱不了的印鉴。江夫人出手毒辣,却是事出有因,牵涉到上一代的恩怨纠结。连皓细想之下,也认同有间书肆东家的话,如今江家等着他们出手,那样他们也许有机会从败部寻到生机,借机激励家族里的后人。而江婉沐选择放弃去痛打在河中心的落汤鸡,那根江家等了许久的绳索,终是落不到他们的头顶。河中水太深,无人来解救又无人来痛打那挣扎中的鸡,那鸡到了最后,看不到生机,只有安份等着没顶的来临。

    连皓细细寻想后,他不得不感叹有间书肆东家的老辣。江夫人在最后为了子孙着想,还要出手来算计江婉沐一回,想刺激得她动手反击过去,而引起世人对江家的关注,顺带给连王府和将军府惹来一些风波。连皓最后也认同了有间书肆东家的做法,长辈们可以不慈不爱,子女却不得不记得‘孝’字,他叫身边人多关注江家人的动向。连皓低头又看一会书,他听到江婉沐平和的呼吸声音,赶紧站起来走过去。

    连皓低头皱眉瞧着闭眼的江婉沐,春日天凉,她却可以如此安心闭眼休憩。连皓弯腰靠拢江婉沐时,她微微张开眼,瞧他一眼继续闭眼说:“连皓,我没有睡,就是闭眼休憩一会。”连皓叹息着弯腰把她换在怀里,两人坐在一张凳子上,他依旧看着书。而江婉沐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却给他一只胳膊牢牢固定在怀里。江婉沐睁开眼睛抬眼望着连皓,脸红着低声说:“连皓,这大白日的给人瞧见,我、、、。”

    那句‘没脸见人’,她不得不咽回去,她已经感觉到身上连皓的绷紧,她僵直的坐在连皓怀里,听得他低笑着鼓励般的说:“你继续动啊,我不会在意立时办了你。”他顺手轻拍下江婉沐,瞧着她低下头去,他笑着俯下去,快要贴近她的嘴唇,他哄着说:“娘子,来,你再多扭动几下,惹得我兴起,我可是有些日子没有近你身的人。”江婉沐一抬头直接亲到连皓的嘴唇,惹得他轻笑几声,重重的吻合起来。

    房内只有急急的呼吸声音,好一会后,连皓低喃道:“娘子,你越来越能害得我失控,你这个小狐狸精,就是迷死我不偿命。”隔了许久,江婉沐低低哑声说:“你放开我。不然我直接开咬了。”连皓却笑着拥紧怀里的人,他用下巴摩擦着她的额头,惹得她闪躲不已,听她低低嚷着:“你的胡子渣得我痛。”连皓依旧笑着摩擦她额头,只是放轻了力度,他笑着说:“你现在才刚刚感觉到那么一些的痛,我可是痛了许多年,那种庠庠的麻麻的痛,说不出叫不出,只能闷闷的忍着痛。”

    连皓第一次直接跟江婉沐说这样的话,江婉沐不再挣扎着,过了好一会她低声说:“我很笨,长得又不美,性子也不好,我其实很不会讨人喜欢。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我,哥哥对我好,是因为我们从小一块长大,他也许是习惯成自然的待我好。义兄待我好,是我扮成小厮缠着他学认字,他以为我上进,他出于公心想提携我一把。东家大叔对我好,是觉得我懂事识趣,答应他的事,从来不会反悔。

    你那时后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