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一十七章风云变(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连皓一家人在王府滞留三日,才返回将军府里。丁忧期间,将军府里严闭紧门户。连皓常带着两个孩子前往连王府侍疾,老王爷这些日子一直缠绵病榻,宫中大夫已暗示连王府的人,老王妃这么一去后,老王爷仿佛没了生机一般,只怕家里人要早些做准备。

    夏天来临时,老王爷和王爷两人联名上表给君上,君上直接打压下来,君臣对此表都默默无言。京城最热的那一天,老王爷去了,宣告王府将要迎来新的主事人,而连王府众人的反应比老王妃那一次突然离世,要淡定许多。

    天气炎热,王府同样是无法久停灵,老王爷在七天后归于祖地。连王府几月之内,失了两位亲人,一时之间门户沉寂下来。将军府里面,连皓一家人常在练功房,江婉沐也被儿女们拖着开始学入门功夫,可惜她天生笨手笨脚,常常要连皓手把手的教她许久,她才把一个架式做得瞧上去标准。按连皓的话说,她学得再用功,到最后也只有架子,不会有什么内里。江婉沐对自已这方面要求不高,她不过是想学些強身健体的招式。

    她表现出格外的兴趣来学功夫,她特别爱学被连皓父子都认为是花架子的功夫。她觉得那些伸手动腿的姿势,有一种别样的美。她特别的爱看连皓父子用些花样过招,觉得那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丁忧的日子里,王府的家学停课,连皓亲自教导一对儿女的功课,而江婉沐是好奇的凑人数跟着学习。名门世家的子弟,只要不纨绔,的确是比一般人家出身的人,才学要稍胜一筹。

    等到冬日来临时,江婉沐瞧着连皓的眼神,渐渐的有些不同起来。而君上这时也开始招连皓进宫有事,江婉沐在有间书肆东家的催促下,带着两个孩子时常出现在有间书肆楼上。她城外的院子依旧空置着,而主人却要等到一年孝期过后,才能踏进去。方正家的院子,在初冬时已修筑完工,上粱入居这样的大喜事,江婉沐一向懂得礼到。她原本想趁着连皓有孩子们有空,一家人入居城外的院子,结果木根爹爹严正的跟江婉沐说:“小姐,新院子,有忌讳。”

    江婉沐只有默然的认可下来,不再提及去城外的院子的事情。而两个孩子有连皓陪着,在将军府里上窜下跳,天天忙忙碌碌。一家人去王府里给王爷夫妻请安时,两个孩子都盼着早些回到将军府。家国天下事,还有江家人那些不甘心带来的麻烦事,都给隔绝在将军府外。哪怕他们两人因为在孝期,夜晚时,各居一房,两人渐渐觉得更加的靠拢对方。江婉沐在连皓面前,一天比一天放松下来,而连皓渐渐收拾好哀思心情,继续当下的日子。

    每天夜里就寝前,连皓会来卧房,两人说一会话,连皓到后来,会放松的笑着跟江婉沐提及当年他做过的那些破事,两人一块同笑他少年时出过的丑。结果,他走后,江婉沐要笑好一会后,才能平静的安睡。连飞扬兄妹两妹渐渐的在连皓面前,越来越无拘无束起来,兄妹两人也敢在没事时,笑着跟连皓耍赖皮要东西。江婉沐觉得一家人的生活,就要象这般的过日子,才是好的日子。

    初雪这日,江婉沐母子三人在午餐前赶回将军府,虽说东家大叔和大婶一直跟她说,他们没有这么多的忌讳,不过江婉沐自已还是相当的注意,不再跟从前那般去混东家大叔的饭菜用。这日,他们一进侧门口,刘瓜子急急的迎上来,他低声跟江婉沐说:“夫人,主子叫你赶紧去书房。”江婉沐母子三人惊讶的瞧着他,连皓现在不拘他们三人进出书房。不过,他们知晓书房是将军府的重地,他们一般是不会去书房。

    连飞扬兄妹两人回院子,江婉沐去了书房。连皓站在桌前,低头看着一幅山河图,江婉沐进来后,他招手示意她上前来,他随手往上面一个点指去,跟她说:“江展才大人和江安明大人在这里出事,一位重伤垂危,一位已经身死,君上派我隐身护送刑部大人前往去查勘事实的真相。”江婉沐听明白连皓后面那话,她赶紧探头看着那图,那是上京城的路。她抬头望着连皓问:“是江家的人?”

    连皓沉沉的点头说:“你在将军府里面,有人提及我,你们一律对外说,我在书房,或在练功房。”连皓看着江婉沐的神色,他又提点一句:“死的那位江大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