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 少年高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影道,“你桃花还不足,别急着对徐娟表白!否则……”

    “滚!乌鸦嘴!你再说跟你翻脸!”

    放肆的嬉笑之中,高扬继续前行,不过少年的双目之中,却没有了之前的清朗。

    他又行走了两步,却猛地停住!

    打开自己的左手……手心,两道细细的红色血线,在他的意念之下,清晰的浮现!

    看着自己手心的两道血线,高扬眼中有一朵希望的火焰挑动。

    “气血内丹术,我已经修炼到二层!虽然这并不是什么特异功能,也不能让我为所欲为……可是,这是打开我三清玄术的根本!”

    高扬再一抬眼,从他双瞳之中看去,只见面前走来走去的男男女女的头顶,都会有淡淡的,或明或暗、或青或黑、或红或紫、或大或小的气雾!

    “这些头顶气象的不同,说明人之运道的变化,知之,可以趋利避害!这就是玄术第一层,望气之术!”

    “而我,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准观气师!”

    “我要成为观气师!我还要成为手相师!更厉害的是面相师!命相师!驱鬼师!风水师!遁甲师!最后成为一个真正全能的,大风水师!”

    “我要成为大风水师!到时候出人头地,雪姨要多少钱,给她便是!”

    有句话叫莫欺少年穷,意思是不要欺负少年的贫穷,因为那是短暂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他未来会有怎样的灿烂和辉煌!

    但是,还有另一句话,一钱憋死英雄汉!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少年,一无所有,一穷二白,只有一颗年轻的心!

    虽然高扬下定决心将来出人头地,可是眼下的局又如何破解呢?如何让雪姨打消念头呢?

    ……

    高扬继续前行,他家在步行街上的铺面位于步行街的尽头。

    其实当初是可以安排在繁华的中段,不过高扬的爷爷高方龙说了,咱们做命相风水的用不着那种地方,人色太杂不好,尤其咱们三清门,讲究顺势,清雅即可!

    对此高扬还是有保留意见的。为什么算命看相就不能去繁华的市口呢,大家都是打开门做生意嘛。不过他人微言轻,最后店铺还是落在步行街最尾段,最不起眼的地方,门前还有三颗大树挡住门……

    高扬快步而行,不多时以后,已经来到了自家附近。

    不到百米外,《高家神相》四个字的招牌掩映在三颗高大梧桐的缝隙中。那字体虽然古朴,可是却被树叶挡去大半。

    从此经过的路人,若不留意,真的很难发现这里。

    不过高方龙无所谓的很,每次都会一捋长长的黑须,摇着折扇,淡淡道一句,“有心之人,自会找到。”

    高扬提步正要走向店中。

    “看一对新人男女的八字要多少钱?”

    “便宜,排一个八字一百,一对新人是二百,老太爷,您这是给孙子孙媳妇测算?”

    高扬的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他扭头看去。

    原来,在他家店铺外不足百米的地方,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竟然在这里摆下了一个算命的摊子!每逢节假,步行街上就会有很多走街窜巷的游方之人,铺下一张白布,摆一个简单的算命摊,忽悠几口,赚几个小钱。

    对这些人,高扬没有什么好感。倒不是同行是冤家,关键这些人技术不高,经常都喜欢胡说八道,甚至诓骗钱财,败坏了整个命相风水界的名声。

    而这个摊子更是讨厌,就挡在高家神相的大门口。

    “请他换个地方!”高扬嘀咕一声,几个大步走上前去。

    摊主相貌有点獐头鼠目,蹲在地上,高扬低头就看见其一头蓬乱堪比鸟窝的头发。摊主面前放了一张灰蒙蒙的白布,布上用黑墨分成很多格,不知所云地写着一些天干地支的名称,几个小孩拳头大小的水泥块压住白布,这就是一个算命摊子了。

    有人说,人活着就是看看别人的热闹,再让别人看看热闹,这就是人生了。还别说,算命摊子前边已经站定了不少看热闹的各色人等。

    而那个摊主今天的运气不错,此刻他的面前,也蹲着了一位大约七十来岁,头发稀疏的胖老头,老头正是来算命的。

    他手中拿着两张陈旧的老黄纸……

    “让让……”高扬已经挤开人群,走到了内圈。

    本来高扬只是想要赶走这个家伙也就算了,可是他身高个大眼睛尖,目力又因为修炼内丹术而惊人,所以他一低头就看见其中一张老黄纸上的工整小字。

    “这是……!”

    光线有些黯淡的傍晚,人群围拢,处于人群中央,蹲在地上的摊主手中黄纸上的两个蝇头小字……字虽小,可瞬间拨动了少年的心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