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 抢个生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二抢个生意

    “韩亿!”高扬差点惊呼出声!

    竟然,那两张老黄纸其中的一张,上边的内容是,“韩亿,女,癸酉年三月初四亥时生人。八字:癸酉、丙辰、丙午、己亥。五行:水金、火土、火火、土水。方位:北西、南中、南南、中北。”

    “这是……”高扬觉得自己大脑一下被雷打了一般。

    这是亿儿的生辰八字!没错!年月日都没错!就是她的!

    那一个瞬间,高扬的双瞳一下收成一个细小的针芒!心中却有无数个念头涌起!

    刚才还在心心念念惦记的女孩,现在她的生辰八字,竟然出现在这里!

    是巧合,还是天意?

    你大爷的,这次还真是来着了!高扬冷静下来,不动声色又去看另一张老黄纸,上边用毛笔写着,“刘强,男,己巳年十二月初九寅时生人。八字:己巳、丁丑、庚午、戊寅。五行:土火、火土、金火、土木。方位:中南、南中、西南、中东。”

    不错,是一个男生的生辰八字,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雪姨要给韩亿订婚的男家!

    不管巧合还是天意,总之这都是机会!高扬压住情绪的波动,又去打量那个来算命的老者。

    老头大约六十好几的年纪,皮肤白净,比较胖,挺着个大肚子,估计他一低头是看不到自己脚面的。也不知道老头是不是走了很远的路,还是因为胖,他汗流的特别多,背后全湿了,手中还拿着一方手帕不断擦拭额头汗水。

    随着老头擦拭汗水的动作,可以看见老头手指头上套着一个绿油油的翡翠板指,看上去不是凡物。

    “老吝啬鬼!明明是个有钱人,却还要在地摊上算命,图省钱!亿儿嫁到他家,怎么可能有好日子!”高扬腹诽了一句。

    这时,那个獐头鼠目的算命师把两张黄纸用石子压住,开始从随身携带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常年的黑色拎包里边取出东西。

    要知道,推演八字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对这样的街头摆摊算命的来说,这可是件“大活!”

    他拿出的有一只笔,一本练习本,还有一本写满天干地支已经破烂不堪的旧书。

    “还需要对照天干地支五行对照表来计算八字,这算命的哥们刚学会没几天吧!”高扬心中好笑。

    不过外行看热闹。围观者看不懂,还以为算八字就需要那本书呢。来算命的胖老头更是赶紧掏出一包南京烟,递过去一根,笑道,“大师您先抽根烟。”

    随后,他又将烟分给左右的围观者,感叹道,“我孙子最近谈了一个女朋友,我们长辈对那女孩都比较满意,只是咱们老辈人都相信这个,所以想找个大师给看一看,若是没有问题,就把婚事办了,圆了房,我们做长辈的也就放心了。”

    “圆房!”听见这两个字,站在旁边的高扬差点没吐老头一脸血。

    这就圆房了?你大爷的,可怜我高扬每天开飞机都舍不得去yy的女孩,这就跟你孙子圆房了?

    可少年心思谁人明了?旁边的那些围观者接过老头的烟,都是纷纷开口赞同道,“老兄你有福气啊,这就有孙媳妇了,再来个一两年,就可以四世同堂了!”

    那边又有一个说,“老兄弟,你看我年纪比你大吧,我孙子还没有着落呢,你比我有福啊,我看啊,算命是假,赶紧把事情办了才靠谱呀!”

    胖老头听得眉开眼笑,手中南京烟更是不停往外散。不过站在不远处的高大少年,却是脸色阴郁,恨不得逮人就去咬两口一般。

    这时,那獐头鼠目的算命师已经拿好东西,叼着烟,一手拿本子一手拿笔,就准备开始测算……

    可就在这时,众人头顶上方却有一个声音响起,“等一下!”

    所有人都猛然抬头望去。

    只见一个穿着米色t恤、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站在人群中,表情紧张而又带着坚定。一轮红彤彤的夕阳扛在他的肩头,映得他左脸上一片金灿灿。

    獐头鼠目的算命师开始还以为城管,现在一看是一个大男孩,顿时眉头一挑,吐出一口烟雾,不屑道,“你也要算命嘛,等我把这个忙完。”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大男孩镇定了一下,却是摇头道,“我不要算命,我只是要你手中的这单生意!”

    “要我的生意?什么意思?”獐头鼠目的家伙没听懂,又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是算命师!”

    现场一静。

    在场的人全都同一种惊愕的眼神重新打量这个少年。

    不过这一轮打量的结果,是四周一阵子低声的议论。

    “哪家的毛孩子,不好好上学,就出来算命?”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