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一章 如此,那便战吧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就会后撤;在后撤的同时进行挑衅,侮辱谩骂对方,想尽一切办法激怒对方,慢慢的将将对方引诱脱离大部队,在不断地逃跑与追击中一点点蚕食敌人,切割敌人,积少成多的消耗敌人;这个办法也存在着很大的风险性,比如说碰到了轲比能这样的游牧民族首领带领的兵马,来如风、去如电的特质也不仅仅他们自己具备,人家鲜卑人也具备;这个时候就要看将领如何进行抉择了!夏侯渊的选择依然是引诱对方脱离大部队,轲比能也自持兵多将广,人强马壮比之魏军是他们的六倍有余,所以他并不害怕,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将计就计的跟上去;时快时慢的魏军完全将这些鲜卑人引诱出了大部队,在时间上足够他们之间打一场恶仗!夏侯渊决定——击溃他们!非凡之人便有非凡之处,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大浪淘沙出的才是真豪杰!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就在这么一个优美无比的环境中,魏军突然停下了脚步,调转马头,缓缓的变动队形,变成了一个最常用的锥形阵,最适合骑兵冲锋的阵型;在矛头的最顶端就是吕斌,继吕布之后的天下第一武将是马超,而继马超之后最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的就是他!他现在的武艺纵观天下也很难找出几个对手!所以他取代了主将夏侯渊的位置;“脏活累活,还是让我们这些小家伙来办吧!”,吕斌笑着,如是的说道;夏侯渊点了点头:“也好!老了,不中用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守住身后这杆中军大纛!吕斌!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当初的温侯,飞将之名,就是在这些人身上取得的!据说”

    “那已经试过去了!”,吕斌不以为意的叫嚣着,总有些人喜欢用他的父亲激励着他人活着的时候很少有人这么看得起他,反倒是他死了后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不知道是因为吕布本身就值得尊敬,还是他在最后的时光中改变了、扭转了自己原来的三姓家奴的形象;“一群不知道好歹的蛮子!就让你们瞧一瞧大爷我的实力吧!吾乃——吕斌!吕布之子是也!”,一声暴喝,汗血马人立而嘶鸣,方天画戟挽成了一朵火花;“众将士听命!出击——!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夏侯渊欣慰的看着热血沸腾的吕斌,在身后喝道,大军刹那间沸腾了起来,狂热的气氛疯狂的蔓延;战争果然是能够使人疯狂的一件事物,局外的人只会感觉到残忍与惧怕,而身在局中的人更多的则是热血与豪情!

    一里开外的鲜卑军团,轲比能也横刀立马嘴里乌鲁鲁的说了一大堆,鲜卑士兵也大吼大叫起来,但是他们的叫喊很没有节奏感,乱糟糟的让人心生厌烦;还有很多人在胸前挂着一个动物的骨头、牙齿磨成的哨子,吹动起来尖鸣刺耳概而言之,便是那声势浩大,声势熏天;“杀——!”,一声虎啸由远及近,宛若暴烈炙热的火焰,吕斌极其霸道的冲了过来,与后队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手起戟落,迎面一人被劈成了凉拌,左右开弓,一条鲜血之路初具模型!

    一个人竟然在大军从中闲庭散步一般,这种能力真是罕见到了极点啊!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壮哉!

    轲比能却显得从容冷静,丝毫不顾及正在朝自己杀来的吕斌,嘴里不停地叫喊着,在他的调度下,鲜卑骑兵也展开了冲击阵型,以攻代守挺进上去;他们所采用的阵型很有意思,所使用的武器也很有意思,这个阵型就是一排手持大盾的人在前方,刀手在后,弓弩手在最后,层次很清晰的一个阵型;那些盾兵所使用的大盾都是巨木包裹铁皮制造而成,就像一个人盾、血牛顶在最前方,降低汉军的冲击力,而后是刀手上去刺刀见红,弓弩手押后,以骑射寻找机会,抽冷子射杀;对手不是蠢货啊!夏侯渊在远处就已经看到了这种层次清晰的分工阵型,虎目怒睁:“找死——!”

    要破这个阵型,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后方冲击敌人的阵型,夏侯渊身边的兵力并不多,也很难完成从侧翼包抄过去,并不具备从后方打破阵型的先决条件,所以他的选择只能是简单而粗暴地;在技巧不管用的时候,蛮力是唯一的办法,既然是唯一的办法那么就是最好的办法!

    年过半百的老爷子也忍不住心中的热血,再加上最近心情着实不是很爽快,手中的战刀可是很想喝血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