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想当皇帝的刘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霞萌关,诸葛亮、徐庶有些郁闷的垂头叹息,他们想的还是太简单了,高顺、马超、庞统联袂统帅的十万大军撤走了,就在他们前来的三天之前;早就听闻魏国的情报系统以及传讯很厉害,到了现在他们才明白有多么的厉害,从他们率军从成都出发的那一刻起,他们的行动已经被细作的信鹰传回了;蜀军全部的主力部队已经云集到了霞萌关,攻击十五万余人,而与他们相约夹击的曹冲叛军也有着十七八万人的数目,若是在野外围困住了魏国大军,那么消灭他们并不是难以办到的事情,毕竟是三倍于敌的数目;可惜的是魏军行动迅速,丝毫不拖泥带水,曹冲大军有被夏侯渊率部不断骚扰,行动即便称不上缓慢,也绝对不是迅速的,这些结果就造成,魏军现在已经在霞萌关站稳跟脚;徐晃、张颌所率领的数万铁骑已经先高顺一步到达了潼关,并且做防御阵势,等于说叛军以及蜀军之前做的一些计划全都做了无用功,当前诸葛亮、徐庶所思率的则是——是进是退!

    他们来此的最初动机就是主动出击,为长远做打算,先消灭一部分的魏国兵力,削弱魏国的整体实力,为蜀国的复兴打好基础这些都是建立在不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之上的;但是现在看来,想要不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们根本达不到自己想要的那种效果,而且,即便是付出代价也不一定能够赢可现在要是不与魏国血拼,那么将来蜀国的道路也唯有灭亡了;人对未知的事情总是抱有敬畏之心的,尤其是最为刺激的军事战阵,没有人敢在战争已开始就牛逼哄哄的宣称此战必胜,说过这种话的人,要么就知道敌人的弱点,能够保证战争打赢了,另外一种无一例外全都被大脸打到吐血,最著名的莫过于官渡之战与后来的淝水之战;在双方实力并不是天差地别的时候,挑起战争就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这一点诸葛亮、徐庶这种智者当然懂得其中的道理,所以他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抉择,很强大的抉择,关乎于一个国度的生死存亡;蜀国这次算是倾巢出动,身为皇帝的刘禅也是御驾亲征,刘阿斗今年已经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人了,看起来也不如小的时候那么丰满,反而是愈发的英俊;这小子一直嘻嘻哈哈的整天就知道玩儿,从来不管家国大事,也正是因为他的表现,使得诸葛亮、徐庶包括关羽、张飞对未来更加迷惘,更加害怕;刘备辛辛苦苦建立起的政权,两三代人积极的打拼才换来今日的蜀国,以刘禅这种表现,真是让人担心啊!这些已经到了暮年的刘备死忠看不到刘禅英明神武的一面,又怎么相信他将来能够带领蜀国与庞然大物般的魏国相抗衡呢?

    “元直你认为应该如何抉择?”,诸葛亮目光炯炯的看着徐庶,期待着徐庶给他一个答案;徐庶嘴角微微翘起,反问道:“你认为这个大时代怎么样?我的意思是说跟李怀德这么一个人物同生在一个时代!”

    诸葛亮愣了,随即笑道:“甚好!甚妙可惜了,我本人谨慎小心,不适合兵伐之道,我擅长的还是内政治理啊!没跟他战场对决过,可能我不会理解你吧?”

    “是啊!”,徐庶默然无语,半晌才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只要李怀德一天未死,蜀国断然没有机会!此人太过妖孽,我无论如何都没有信心战胜他!”

    “别那么没有信心嘛!”,诸葛亮轻摇羽扇,如沐春风般的微笑:“但是为了蜀国的存亡,我们还是要倾尽一切办法的战胜他啊!不是吗?元直?”

    徐庶拧着眉头:“为什么一定要想着战胜他们呢?其实蜀国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啊曹丕,李怀德都是心胸宽广之人,或许”

    “住口!”,诸葛亮陡然变色,怒斥:“你想做软骨头吗?还是想做亡国奴?这是包含着数代人的心血而建立起的国家,是先主委托给我们守护的”

    “看来咱们理念上出现了偏差啊!”,徐庶没有听诸葛亮的说教,打断了他的话:“你也看到了,南郡一战的惨烈,无论我们再怎么争,我们终归是汉人子孙!你有没有注意到曹冲联手我们在书信上所说的一条信息?

    鲜卑人轲比能、步度根、胡人、匈奴人、乌丸人他们响应曹冲起义,所部兵马占据曹冲起义军的主要部分,近十万众!这还是在李怀德鏖战塞北坑杀百万众后的结果

    我到了现在才幡然醒悟,为什么李怀德毫不顾惜名声的屠杀那些异族人,原因就在于——近五十年的战乱中,汉人死的太多了!你明白吗?死的太多了!

    即便是将来天下一统,在面对那些异族人的时候也会很艰难,简而言之——我们有亡国灭种之祸!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你自己心里清楚,仅仅是蜀中一地,因为常年攻伐死伤的人都不下于百万了!”

    诸葛亮怔怔的看了一眼徐庶:“食君禄、忠君事,我等不能”,话说了一半,诸葛亮自己都说不下去了,谋士与武将的区别就在于此,无论是什么样的武将,即便是大将、帅才他们所热衷的无非是战争等事情,而谋士

    所思率的就很长远了,有些时候他们不仅要为自己谋,为兵谋,为诸侯谋,还要为国家谋,为天下谋!一个顶级的谋士就要具备这五点,这五点也号称是谋士五谋!

    诸葛亮无论在内政还是战争上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观点,对未来的长远打算也是具备的,若不然他也不会力荐刘禅先下手为强,可现在他也陷入迷惘了;不同于始终出征在外东奔西走,早年间也是游历天下见过无数凄苦景象的徐庶,诸葛亮从小虽不是锦衣玉食但也是衣食无忧,做了刘备的幕僚之后他也是经常坐镇大本营,见得少自然与徐庶的感悟有所不同;徐庶现在已经是近邻悲天悯人的境界,他现在很悲观,并不仅限于对蜀国的未来,还有这个天下,诸葛亮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却不能苟同他的心情,所以他们之间从前匡扶汉室的共同理念在这一刻崩塌了;所谓匡扶汉室这只是个幌子罢了,谁也没有在乎过的

    “你是打算付出实际行动,还是顺口一说?”,诸葛亮变得很严肃,甚至有些愤怒、警告的情感在里边包含着,诸葛亮一直是一个很内敛的人,从来没有说那么的锋芒毕露,但是徐庶还是被他震住了;很难想象,徐庶如果说我是来邀你一起付出实际行动,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徐庶张了张嘴,小声地说道:“我又没说别的,怎么会”

    “我需要你付出实际行动!”,一声稚嫩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让他们陡然一惊,这个声音很熟悉——刘禅!蜀国的皇帝!他们忠心辅佐的那个人!

    “臣!参见陛下!”,诸葛亮、徐庶忙不迭的拱手行礼,徐庶更是单膝跪拜,羞愧的说道:“臣有罪”

    刘禅的神色中看不出一丝顽劣孩童的样子,多了一份威严与成熟,扶起了徐庶,刘禅说道:“其实我想的跟你一样啊只是属国内现在有很多人还不死心!

    呵呵!当皇帝太累了,我一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