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想当皇帝的刘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我一点也不快乐,沉重的担子显然不是和我去抗,因为我怕疼!朕?我还是更愿意做我自己!我不愿意去做朕,因为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皇帝,现在不是,将来亦不是!”

    “陛下”,诸葛亮、徐庶很是惊讶,嗔目结舌似的,喃喃自语,无论战事如何失败,他们从来没有今天这般失落过,但是刘禅这些话真是深深地刺痛他们的心了!

    他们辅佐的人根本就不愿意坐在那个位置上,他们辅佐的人也根本没有那个名为野心的东西失望与失落并存

    刘禅吐了吐舌头,像是一个小孩子犯错之后一样:“呵呵!别那样!徐先生、诸葛先生,投降也并不是一件坏事,我知道这样做可能对不起我父亲,但是我能对得起天下百姓,从这一点上来说这叫做大义!是也不是?”

    调皮的语气,伴着鬼脸,虽然是一身帝皇衣饰,却不能掩盖他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诸葛亮有些失神,是啊!他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让他这么小就承受这么多,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之所以从前一直没敢说这些,是因为蜀中的士族们不允许,二叔、三叔也不允许但是我们不能再拿百姓的生命去博取未来了,那样太残忍了!对于他们来说——不公平!”;刘禅是聪明的,之所以看起来愚蠢是因为有一种智慧叫做——大智若愚!他从来不是那个愚蠢的人,也不是那种昏庸的家伙,即使他很小,已经蜕变的足够成熟了!

    蜀汉的左右丞相,都傻了,他们从未发现原来他们的皇帝会是这样的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人!

    刘禅毫不在意的说道:“我现在需要你们的支持!蜀中的士族可是还抱有极大的野心的,二叔三叔也需要规劝可能现在谈归降魏国的事情,你们有些受不了;但是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机会!我们并没有必胜的条件,也没有必胜的信念,即使现在有了曹冲的大军与我们遥相辉映,但是这些并不能当做制胜的筹码!

    属国现在还有这不错的实力,做够成为我们活命的筹码,若真等到我们手中一点力量都没有的时候,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不会傻到去投降魏国,那样等待我们的只能是死”

    刘禅喃喃的说了很多,条条清理明晰,诸葛亮、徐庶算是彻底震撼了,因为这些事情刘禅都是从他们的交谈中听到的只言片语中而得出的结论——真是个天才啊!

    “说了这么多,你们觉得怎么样?或者说你们打算怎么做?”,刘禅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两位鞠躬尽瘁辅佐他的良臣、名相;徐庶努努嘴,说道:“陛下真是天纵之才,若是您能将您的聪明放在复兴蜀国的重任上,臣,定会尽心竭力的辅佐!”

    刘禅:“皇帝?我只想做一个安乐侯!一个纨绔子弟!驾鹰遛鸟,自由自在,皇帝这个位置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呢么好玩儿的!坐在那个位置上承担的太多,我很讨厌那种感觉!”

    “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陛下想怎么样臣不敢不从!”,诸葛亮在一旁叹了口气;“那好!命令大军暂时固守霞萌关!不许妄动!你们二人出使魏国,直接去潼关,我想李煜、李怀德现在就在那里!提出我们的要求,或者先对他们进行一下试探!

    恩这么说!如果说他们能够快速的平叛,展现出他们的力量,我们蜀国必定会,顺天时、从民意!为天下一统贡献自己的力量!”,刘禅如是的说道;

    河东郡,曹冲大军刚刚行至此地,轲比能三万鲜卑游骑,竟然败亡,险些全军覆没!这些生在马背上的民族竟然被人用他们最擅长的方式狠狠的折辱了一遍!

    曹冲沉静的目光,平静而毫无杂质的纯净,在他身前是请命出战的十数个异族首领,其中就包括轲比能的老对手步度根,他们都是鲜卑部落中名声响亮的大帅;“魏军大军已经进驻潼关,高顺本部兵马也已经撤回潼关,等于说我们与蜀国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我现在在想是不是调转马头奔袭许昌!”,曹冲笑道;“耗费时日甚多,粮草供给不上开弓没有回头箭!公子,我们不能再折腾了!”,杨修在一旁说道:“不能退缩,丝毫不能退缩了!已经没有后路了!”

    “呵呵!开个玩笑罢了!夏侯渊的部队一直骚扰着我们,我的意思是尽快想办法解决他们!你说呢?”,曹冲笑道,杨修抿抿嘴唇:“没有那个必要了,临近潼关,夏侯渊的目的也达到了,还是想想如何攻占潼关,与蜀军取得联系吧!”

    孤军奋战,后勤补给线没有保障,内部派别林立,居心不良者甚多种种不良的迹象表明,叛军的战斗力真的不是很强,或者单独拉出来三五万人会很厉害,但一加一不一定等于二,有的时候会小于二;老实说曹冲只是名义上的首领,实质上他根本掌握不了这些人,无论是那些塞外的游牧异族还是本土士族的力量,他都掌握不了,但是所有人都必须尊重他的意见,因为他代表的是大义,是他们起义的旗帜;“潼关啊!城高且坚固,坡度很高,若是进攻属于仰攻,骑兵算是废了,在他不远处是风陵渡,一处能度过的黄河渡口,但是那里一直也是重兵把守

    在那个地方,西凉韩遂、马腾十几万兵马被怀德先生区区五六万兵马打的落花流水,狼狈奔逃,躲在西凉数年没有喘息过来!在那里展开攻坚战,好像并不是一个好想法!”,曹冲似笑非笑的说道;

    就在曹冲等人还在商量着进攻潼关的时候,李煜率领的五千骑兵,于许昌出发,赶近路一直来到了潼关,与他随行的还有他的干儿子曹彰以及魏延;“嘚嘚嘚嘚”,急速的马蹄声从原野间传来,魏延长刀一挥,眼睛眯了起来:“听声音人数并不多!列阵!准备迎敌!”

    李煜从马车中伸出头来,还是一副萎靡的样子,笑了:“文长!可能是妙才,忠武来了!一路上没有发现曹冲过来,看来他们已经成功的拖延了叛军的行动!”

    话是这样说,魏延还是命令士卒将李煜围在中间,列开了阵型,一旦发觉是敌人,立即发动冲锋,或者直接撒丫子就跑

    燕稚翎,凤凰浴火披风骚包的一身装备昭显了来人的身份,从很远就能看出来这是吕斌,李煜微微翘起嘴角,想起了从前他那个便宜义兄吕布;曹彰有些兴奋,直接策马迎了上去,他师从吕布,在吕布这些徒弟当中,最厉害的还属处在巅峰的马超,但是马超本身就是个厉害人物,吕布给予他的只是一些经验,马超并没有真正的继承他的衣钵;而曹彰与吕斌他们两个才是继承了吕布的衣钵传人!

    “碰!”,一声巨响,在原野上响了起来,如同凤凰鸣啼!同样见猎心喜的吕斌在曹彰冲了出来的时候,也冲了过来,二人针锋相对的交起手来!

    (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