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桑辰篇(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杜江离睁开眼睛,透过一层薄薄的纱帐,最先看见的并不是桑辰,而是那一袭紫衣。

    只有一张侧脸,却令她觉得熟悉莫名。

    她瞬也不瞬的看着,莫名的有一种想拨开纱帐的冲动。

    “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吧。”冉颜说罢,便拨开帘子进来。

    四目相对。

    杜江离睁大眼睛,满眼震惊——那张面容,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居然……是她自己!

    冉颜亦有些发怔,在山顶找到杜江离的时候,她只觉得是陌生人,而此刻却是觉得分外亲切。

    还是冉颜先反应过来,问道,“杜娘子感觉如何?”

    杜江离抚平思绪,道,“没有大碍。夫人是……”

    “我叫冉颜,我夫君是襄武侯萧颂。”冉颜在榻前跪坐下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又把了把脉,“倒无大碍了。一个桑随远,何至于轻生?杜娘子大好的年华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莫负青春。”

    原来是桑辰倾慕的那个女子。

    原本杜江离心里有些难受,可是看着冉颜的样貌,却吃不起醋来。

    她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在照镜子,有一瞬间,她都忘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容貌了,觉得桑辰恋慕冉颜,其实与恋慕自己并没有多少分别。

    杜江离收回神思,叹息道,“我原也不是想跳崖,只是这些日子,我总觉得恍恍惚惚,梦与现实都那么真实,有些辨不大清楚。”

    杜江离挣扎着要起来,却被冉颜制止。

    她便老老实实的躺着,笑道,“我方才做了一个梦,梦里圆满了,现实也圆满了,忽然之间什么事情都能放下,可……我如今这光景,还能做什么呢?”

    “桑辰把事情都说了,既然你情我愿,他便应该娶你才是。”冉颜虽然并不是那么保守的人,但杜江离这个情形,与桑辰成亲是走出窘境的最好办法。

    “在下即刻便去杜府提亲。”桑辰好不容插上话。

    说完,正准备转身,便听杜江离和冉颜异口同声的道,“站住!”

    冉颜看了杜江离一眼,闭口不言。杜江离道,“我早已将事情交代好,此次离家出走与你并无干系,你现在去提亲,岂不是不打自招?我……我回府去求母亲向你提亲。”

    “那不是一样?”桑辰是二,但不笨。

    “我给她留过书信,说是出家云游。回府之后我求她纵容最后一回,便说,倘若你不同意,我日后便由她做主配人家,但若不给我这次机会,我直接去剃度。”杜江离不得不逼赵夫人一次。

    赵夫人虽然性子刚硬,但对自己的儿女极好,甚至有些溺爱的嫌疑。而且,倘若杜江离真能嫁给桑辰,对杜氏有利无弊,她只需掩人耳目偷偷探问一下桑辰的意思,也不至于丢脸。

    赵夫人虽然被夺了命妇等级,却也不是一般人胆敢嘲笑的,更何况,杜如晦虽已去世多年,但他为大唐殚精竭虑,一世清名尚且能庇荫杜氏。

    “母亲。”一个小小的鹅黄色身影跑了进来,扑进冉颜怀里。

    冉颜摸了摸她脑袋,“做什么去了?怎的浑身是汗?”

    “不是汗,小哥抓青蛙放在盆子里,把水弄洒了,耶耶正揍他呢。”弱弱奶声奶气的,口齿却很清晰,“母亲,你去救救小哥吧。”

    冉颜皱眉,“又是你怂恿他去抓青蛙了?”

    弱弱歪着脑袋,怯怯的问道,“母亲,什么是怂恿?”

    “问你阿耶去。”冉颜扶额,向杜江离介绍道,“这是我女儿。”

    “令爱真是伶俐,招人喜欢。”杜江离微笑着看向弱弱。

    “你病了吗?”弱弱从冉颜怀里爬出来,到杜江离面前,在无人反应过来之前,抱着她的脸便亲了一口,“痛痛跑掉。”

    冉颜和杜江离都被她的动作弄的一怔。

    少顷,冉颜才朝杜江离微微一笑道,“我先出去一下。”

    杜江离道,“夫人请便。”

    冉颜抱起弱弱,走出房间,心中奇怪,弱弱很少见生人,有些胆小,唯一一次大胆是对苏伏,这本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但冉颜心里对杜江离的感觉很妙,不禁问,“弱弱,告诉母亲,为何会亲亲那位娘子?”

    弱弱支吾了半晌,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小孩子做事,大都凭得感觉,哪里会有什么理由,或许是与杜江离有缘吧。

    出了一道拱门,冉颜加快了脚步。弱弱身体一直没有寻常孩子好,杜江离是感冒发烧,说不定便会传染给她,冉颜不想女儿受那份罪,便先在药房里取了一粒预防感冒的药丸给弱弱服下,立刻写了方子,让晚绿去熬药。

    那边,房内只剩下桑辰和杜江离。

    桑辰在帐外,有些局促,不知道是该走该留。

    “先生先回去吧,待我稍好一些便回府。”杜江离神思恍惚,方才……似乎说到要与桑辰成亲了。

    桑辰犹豫了半晌,道,“那在下先告辞了。”

    走出门外,却迟迟未曾离开。他一直怯弱,却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可是在面对这段感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