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美人出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就是传说中风流倜傥的楚国太子楚居安?

    不,绝对不可能!

    卫明意藏在嫁衣下的手,不知不觉攥了起来,指甲掐得掌心生痛,心里隐隐有个声音道:被骗了,被骗了!

    卫明意是卫王的异母妹妹,七岁时,就被母妃设了法子送到云雾山跟云雾道姑学武功和谋略,十四岁才接回宫中。<b>【百度搜索 武动乾坤最新章节】</b>至十五岁,却有楚国使者到卫国为太子楚居安求亲。

    一年前卫楚大战,楚国大将军孟威有勇有谋,大败卫军,卫王被逼求和,拟每年向楚进贡纳税若何,这才罢战。楚国这次求亲,卫王自然不敢拒绝,使人劝卫明意道:“王妹自幼聪慧,又跟云雾道姑学武艺学谋略,到了楚国,足以自保。况且楚国太子仪表堂堂,也不致屈辱了王妹。王妹现下嫁过去是太子妃,楚王年老,过得两三年自然传位与太子楚居安,王妹异时自然是楚国王后,如何不嫁?”

    卫明意虽不愿远嫁异国,但王命难违。且母妃只是一介妃子,同母弟弟卫明思才十岁,弱母幼弟长期活在卫太后的阴影下,若是此时不答应出嫁,母妃与弟弟必被卫太后摆布致死。楚国强盛,自己嫁与楚国太子,将来成了楚国王后,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卫太后自不敢再虐待母妃与弟弟。若是可能,自己还能护得母妃与弟弟一生周全。

    应承了楚国的婚事后,卫王却派出密探到楚国散布谣言,说道掌着楚国兵权的大将军孟威心生反意,这才会派小儿子孟远治到陈国做客卿,以期到时与陈国合作,来个里应外合。

    楚王闻得谣言,召了心腹大臣曾参商议。曾参与孟威不和,正苦无计策除掉孟威,一听楚王的话,恭身道:“大王,孟威大将军仗着先前助大王与郑国鲁国结盟,又打退卫国,收服陈国,自以为功高,却不把一众大臣放在眼里。这几年不懈练兵,又着小儿子孟远治游历各国,与众诸侯国的国君相交,其心却……。陈国虽是楚国属国,奈陈王是一个有野心的,身边又有得力的谋士。孟远治现下在陈国做客卿,听闻正帮陈王练新兵。……”

    孟威势大,楚王近年来也渐渐起了介心,听得曾参的话,沉吟不语。不久,孟威以谋反罪被捕。除了在陈国做客卿的孟远治外,孟府一百三十三人,全被斩首示众。

    卫王听得孟威已死,拍手称快。度着楚国少了一员猛将孟威,太子楚居安将来成了楚王,王妹却是楚国王后,只要自己稍动心计,这卫楚局势,只怕还得重新洗牌。

    楚国很快派了大臣来迎亲。迎亲的队伍走了两个多月才到楚国,择了吉日进宫,卫明意随身二十个侍女却被安顿在驿站。

    卫明意也不是没有疑惑过的,既然身为太子妃,进宫时为何没有该有的一切礼节,而是默默的送了进去?红盖头被揭开这会,卫明意有点明白了过来。81眼前的人分明年过半百。镶了边的龙虎纹直裾袍遮不住凸出来的大肚腩,喜烛下映眼的是一个酒糟鼻。这是谁这是谁?希望是自己眼花希望是自己眼花!卫明意一团怒火堵在嗓子眼,其实心里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这装束,这年纪,除了楚王,还有谁?

    本说是嫁与太子做太子妃,将来当楚国王后的,现下却要成为年老的楚王妃子,这叫人如何忍受?过几年楚王一死,自己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后宫未亡人,一生幸福尽毁。

    卫明意迅速分折了一下形势:楚国强盛,就算自己将来回国捅破了此事,卫国也没奈何。楚王既敢把自己纳入后宫,短期内自也有法子把此事包的风雨不透。太子楚居安就算知道这件事,他敢与楚王撕破脸皮吗?只怕为了家丑不外扬,还会帮着遮羞。楚王,你料我们卫国是好欺负的,不会为了我一个区区王妹挑起战端,只是,你料着我卫明意本人,也是好欺负的吗?

    “美人,久等了吧?”楚王老脸凑近,暗赞道:“果然名不虚传!不枉曾大夫一片苦心。”

    原来曾参借机除掉孟威后,在朝内说一不二,只有太子楚居安不买他的帐。曾参想着若是太子登位,只怕自己富贵无望,便借机拉笼二王子,想要除掉太子。楚国迎亲队伍入城时,曾参作为楚国国使,到城门迎接,无意间偷看到卫明意,见她美貌,想起楚王好色,便心生一计。决意要把卫明意献给楚王,待取得楚王的信任后,再趁机联合了二王子,把太子搞下台。

    楚王初听得曾参的主意,自然喝斥道:“这回为太子纳太子妃,天下皆知,我岂能把儿媳据为已有?”

    “大王放心,臣已在楚国侍女中择了一个貌似卫公主的,面授机宜,让她代卫公主嫁与太子。此事人不知鬼不觉。卫公主貌若天仙,嫁与太子实在是可惜了,还得配大王这样的英雄。”曾参巧舌如簧,劝说道:“卫国内有权臣暗暗对恃,外有强国窥伺,现下又忌我楚国,就算知道了这个掉包计,也不敢来声讨的。卫公主一入宫中,形同软禁,也无力反抗。况且大王英姿,必能折服公主……”

    楚王年老,头脑昏庸,又被美色所惑,很快就答应了曾参的计划。这会一见卫明意果如曾参所形容那般眉眼如画,不由心花怒放。也不劳人侍候,自己动手解下外衣抛在地下,抖动大肚腩,凑近卫明意,春情荡漾道:“美人,我来了!”

    卫明意不动声色,全身的力道却凝在右手拳头上。待楚王凑过来,“嘭!”的一声,一拳挥向楚王的酒糟鼻子。

    楚王即时鼻血迸射,一个趑趄,摔在地下昏了过去。

    学了七年的武艺,果然没有白学!卫明意虽是第一次把人打昏,且对方是楚王,却不慌不乱的把沾在手上的鼻血擦掉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