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27章 最后考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不知不觉,已是建安十七年的春天。

    暮春时节的成都,自有一番慵懒之美。漫山的烂桃树结了果,空气中弥漫着一抹淡淡的桃香。山野间,桃红杏白的凋零洒满小径,更添一抹幽幽之美。

    益州战事,已经结束。

    虽然还有些地方尚在战斗,比如蜀郡属国等地区……但大都是当地山民和曹军的冲突,并无太大麻烦。曹彰在占领成都之后,启用许多成都本地世族。比如郑度,比如黄权,比如刘巴……这些都是巴蜀人杰,才干非凡。而例如费观和吴懿之流,则押解去邺都,交由曹操处置。[]

    在处理吴懿的时候,曹彰颇有些头疼。

    盖因这吴懿,和曹氏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曹操的祖母,也就是曹腾的对食吴老夫人,是陈留吴氏族人。而吴懿,恰恰也出自陈留吴氏,论辈分,竟然与曹操平辈。换句话说,这个吴懿,还是曹彰的长辈……

    偏偏也就是这吴懿,是刘备的忠实拥趸。

    在得知刘备死讯之后,竟放声大哭。

    这也让曹彰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便派人,把吴懿送往邺都。

    “此彰世子宽仁,然不免妇人之仁。”

    曹朋在成都攻陷之后,除了在第二天出现了一下之外,便率本部白驼兵、飞驼兵以及无当飞军共八千人,驻扎在郫县,再也没有踏足成都。

    益州之战,是曹彰立威之战。

    成都将是曹彰施展才华,展露威严之处,不适合他过去参与。

    随同他驻扎郫县的,还有黄忠赵云两人。严颜在攻克广都后,便辞去军中职务。从他的语气中,曹朋听出他不想继续留在益州,于是便邀请严颜一同驻扎郫县。严颜也欣然应允,毕竟在曹朋麾下,还有个和他年纪相若的老卒。两人虽然经历不同,可是在一起,却颇有谈资。

    暮春的郫县,景色极美。

    曹朋坐在府衙中,使人在成都找来了几个工匠,做成一个红泥小火炉。

    里面点上炭火,置一陶罐于火上。

    而后又取来清明时才采摘下来的蒙顶黄芽,经过简单烘焙之后,碾成碎末。这时候的茶闲之时,何苦为些许琐事而烦忧呢?”

    曹朋笑着,端起茶碗。

    只是这心里面,却在嘀咕:曹操登基了……这与历史,又有不同。只怕他这登基,更多是在为曹彰打基础。只不过,他下一步又会如何呢?

    ++++++++++++++++++++++++++++++++++++++

    益州大战已停息半年。

    成都在一年中历经两次动荡,也是元气大伤。

    曹彰占领了成都之后,在曹朋的推荐下,他招揽了刘巴等人,负责恢复益州民生。

    只是,这破坏容易,建设却难。

    想当初,曹朋有数年时间,把个益州经济给搅成一锅粥。

    而今要想恢复,没个十几年时间,恐怕也难以达到原先的水准。不过,至少曹彰在努力!不管他做的有多么生涩,他都在努力的恢复原貌。

    建安十六年末,曹彰命人从南郡和汉中两地,征调粮草五十万斛。同时有派人自河湟购来牛羊无数,以帮助西川百姓渡过难关,恢复民生。

    随后,他又请曹操,在益州设立银楼。

    经过反复商讨,一次次请教,曹彰和他的幕僚们,在二月二日,龙抬头之日,决意废除益州五铢钱,并下令以建安重宝,为唯一流通货币。

    五铢钱,早在刘璋时便已经难以流通。

    甚至有一段时间,成都出现了以货易货的现象……

    好在后来刘璋也致力于引进建安重宝,只可惜刚开始实施,便被刺身亡。

    刘璋,究竟死于何人之手?

    已经不需要再去追究!

    诸葛亮很清楚,那不是刘备的手段。

    不是刘备,又会是什么人?

    反正刘璋死了,刘备也死了,而西川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就让刘备,背负这个罪名吧。许多人,如黄权等在私下里,都怀疑是曹操。但现在讨论这个问题,似乎也没什么用处。至少曹彰,是在真心为西川谋划,他虽然还有些青涩,甚至有时候还有些稚嫩天真,确是实心实意。

    有这份心,便足够了!

    “西川山民众多,更有南中蛮族,始终是一祸害。”

    在成都府衙中,黄权侃侃而谈,“此前世子在荆南推行的政策,臣也知晓一二,甚好!故而臣以为,可以将世子在荆南所推行之法,在西川推行。

    于越嶲设立大行府,专门负责与南中蛮人之事宜,想来必有收效。”

    曹彰苦笑一声,“荆南之法,非我所出。

    那是我家四哥一手策划,由我手推广……本来成都稳定后,我几次请四哥过来,想与他商议一些事情。可四哥却左推右推,始终不肯前来。”

    曹彰所说的四哥,便是曹朋。

    如果按照族谱中的排行,曹二代当中,曹朋排行第四。虽然他不是嫡出,但曹彰还是要尊他为兄长。在曹朋之上,而今只剩下曹休一人。

    黄权听罢,心中暗自苦笑。

    自家这位世子,人很豪爽,也很果决。

    虽说有时候略显优柔,比如在吴懿的事情上,更透出了妇人之仁,可总体而言,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又肯钻研,日后必然是一位明主。可是,曹彰对曹朋的依赖以及信任,也让黄权感觉很无奈,甚至有些头疼。

    对曹朋,黄权很是敬重。

    这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