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三一六章 我回来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善于冥想的人易得慧果,躲在深山老林里静修的人更是有大把的时间冥想,这就是出家人的特长,也是出家人中为什么常有得道高僧之说,给人一种高僧慧眼能看透一切的感觉,倒不是说人家有多聪明,聪明和智慧不能划等号。

    得到师弟胡说八道完了,绝空法师看着林子闲问道:“施主认为我师弟的话可信度有几分?”

    绝云神情直抽搐,感情说了半天废话,赶紧朝林子闲挤眉弄眼,希望他帮自己圆谎。

    静默中的林子闲抬头看来,“令师弟是什么人,大师心中有数,又何须我多说。”

    绝空法师微笑道:“久别不见,林施主身上锋芒毕露的锐气倒是不见了。”

    林子闲回道:“心累了。”

    绝空法师轻轻摇头道:“我看是心枯了。”

    林子闲岔开话题问道:“大师,我有一事不明,还望指教。”

    绝空颔首道:“但说无法。”

    林子闲看向绝云问道:“我一直很奇怪,绝云禅师六根未断五毒俱全,根本就不适合出家,我听家师说过,令师乃是得道高僧,不至于看不出绝云禅师的问题,为何还要将其收入佛门?”

    绝云白眼连翻,喝斥道:“林小子,嘴巴放干净点,你说谁六根未断五毒俱全?”

    绝空法师微微叹息一声道:“这就是大慈悲,家师正是看出师弟的症结所在。才让师弟皈依佛门加以约束,否则迟早要死于非命,焉能活到如今。”

    绝云张了张嘴无语,林子闲又说道:“可是他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念念不忘。”

    绝空叹道:“谁都有难忘,出家人也是人,并非朽木。令师林逍遥久隐蛰伏,难道红尘中就真的没有牵挂,真的能相忘于江湖?”

    林子闲默然,思忖了一会儿微微点头道:“受教了。”

    次日大早,绝云光着半边膀子。晃荡着袈裟来到客房找林子闲‘踢场子’。现在这里可是自己的地盘。

    结果恶趣落空,因为发现林子闲已经离去,只在客房的桌子上留下了一张告辞的便条……

    旭日金光普照的峨眉山峦之间,云海翻腾之巅。背了一个背包的林子闲伫立在悬崖峭壁上静默了一会儿。随后顺着崖壁跳了下去。一路手脚并用挂着山壁下落。

    下降到半空,伸手抓住了覆盖在山壁上的藤蔓拨开,悄然钻进了一个石壁洞窟之内。

    看得出来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洞内空间不大,貌似天然形成,看不到人工开凿的痕迹。

    不过洞穴里面的正中央却停着一具就地取材开凿的石棺,前面立有一块石碑,碑文上刻有‘沈瑶’两个大字,旁有小字,峨眉第几代弟子生于某年某月某日,香陨于某年某月某日。

    林子闲抚摸着石碑黯然许久,才走到石棺旁,推开了盖在上面的沉重棺盖,里面放着一只白玉雕刻的骨灰盒子,还有一只沉香木匣子。

    拿出沉香木匣子打开了,里面放着两本书,上面一本的名字悍然是《**心经》,还有一柄鲨鱼皮套镶着红宝石的匕首,以及一张诡异面具。

    《**心经》他取出放进了衣服里面,然后打开背包取出了一件黑色大衣折好得整整齐齐放进了石棺内。

    拔出宝石匕首,揪住自己的头发一刀削断了马尾辫,一串七彩钻石发箍将绞下的马尾辫束缚在了一起,连同一张属于他的诡异面具一起放进了沉香木匣子内。

    沉香木匣子端端正正压在了折好的黑色大衣上面。

    最后又抱起了那只白玉雕刻的骨灰盒子,用衣袖来回擦拭着,擦着擦着突然抱着骨灰盒靠着墓碑无力地坐了下去,似乎瞬间被打败了,瞬间崩溃了。

    凌乱头发的脑袋埋在骨灰盒子上,紧紧把骨灰盒子抱在了坏里,颤抖着双肩无力哽咽,洞穴空间内响起一个男人发自内心撕心裂肺的沉闷呜咽,“对不起,对不起……”

    许久以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洞穴顶上,已经是两眼泛红,两行眼泪在面颊上无声滑落。

    随后又站了起来,继续用双臂衣袖用力擦拭着骨灰盒子,犹如有洁癖一般,硬是将骨灰盒子擦拭得一尘不染,干干净净得泛起莹润光泽,这才转身又重新将骨灰盒子端端正正放回了石棺里面。

    最后‘嗡隆’一声,厚重的石棺盖子重新盖上,林子闲捡起地上的包大步离去,不敢回头……

    地下世界再次引起震动,许久没有用‘凯撒’名字发布消息的凯撒大帝再次发布了消息,代表‘国际闲人’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宣布,从今天开始,‘国际闲人’正式解散,退出地下世界!

    罗姆已经死了,现在的凯撒有权利代表大家发布这样的消息!

    地下世界顿时群情沸腾,地下世界三大王本来就剩下了一个凯撒在支撑着,如今意味着三大王的时代彻底结束了,也就是说新的排名之争很快将会变得如火如荼!

    地下酒店的霍克紧急和乔韵联系,乔韵看到消息后也迅速和林子闲联系,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林子闲的号码变成了空号,无法再联系上。

    美国某监狱附近别墅里的布特也和林子闲进行了联系,照样联系不上,坐在显示器前的布特仰头倒在了沙发上呢喃自语:“三大王的时代结束了,结束在自己的手里至少比结束在别人的手里好……”

    世界各地有不少男女坐在电脑显示器前,手里拿着一张诡异面具,或微笑,或沉默,或摇头……

    东海郊外公路旁的‘刚子汽车修理铺’,有个小孩叫袁平安。手里拿了把塑料玩具剑,活泼地冲进了父亲袁刚的房间,见到父亲正拿着一只诡异面具发呆,于是跑去抢到了手中。

    回过神来的袁刚瘸腿追去,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放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儿子把面具交出了。

    袁平安说了声‘不’,直接把面具戴在了脸上,不过脸太小,面具大了点。不匹配。连眼孔都对不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