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七十六章 血溅宫闱(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刘愈心中一股很窝火的感觉,转过身,他便站在玉阶之上,好像在代苏彦这个坐在龙椅上的“天子”发话一般,喝道:“今日谋逆者,一律殿外斩首。拖出去!”

    刘愈一声令下,原本被缉拿的叛军士兵,全都被拖着到峰翠宫外,随之一声声惨烈的哀嚎声响起,随之是一颗颗头颅的落地。刘愈心中一股火,不知如何发泄,他一直要保的好徒弟,他一直认为日后可以继续友善相处的苏彦,今天却拿起屠刀来跟他为敌。刘愈心中感觉到悲哀,却也是无法。

    在权力面前,没有弱小的羔羊,只有有隐藏了自己利爪的猛虎。即便是苏彦,也有他自己的利爪,只是从来未被人察觉。

    刘愈站在玉阶之上,心中却难以作出对苏彦的绝杀命令。他知道,自己下不去这狠手,或者说,即便要下手,他也要远离峰翠宫,让别人去动手。他只当苏彦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以后再也见不着就是了。

    可却在刘愈心中矛盾的时候,苏彦却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然后飞扑着扑向刘愈的身后。

    “王爷,小心……”廖明升最先发现,出言提醒刘愈。

    时间虽然仓促,苏彦又是从背后突然袭击,不过刘愈却也不是没有防备,这几年生死几度,几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刘愈,也早已不复那个生性悠然自得的刘文严。此时刘愈心中一声悲叹,看来事情终究是如此,苏彦终究要走上黄泉之路。刘愈侧身一闪。躲开苏彦刺过来的匕首。顺势一推。苏彦便如之前滚下玉阶的苏碧,从玉阶上滚落下去。

    就好像苏彦的身世,大起而大落,如今就这般滚落下人生的斜坡,等着死亡的将领。

    苏彦从玉阶上滚落,倒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与之前苏碧滚落不同的是,即便苏彦已经从龙椅上下来,却也没人敢上前拿住他。侍卫只是将连匕首都脱手的苏彦围困在中间。而苏彦缓过神来,也只是坐在玉阶的第一级阶梯上,兀自穿着粗气。

    苏彦坐在那,好像突然没了力气,身体也瘫了,脸上的泪水越涌越多,直到无法收拾。

    苏彦一边用沾满血迹的龙袍擦拭着眼泪,一边质问道:“刘文严,你要杀朕,为何要把朕扶上龙椅?难道就想让朕当你的傀儡。等朕没用的时候,再把朕一脚踢开?”

    刘愈无言以对。他知道。苏彦这些问题早就憋在心里太久,只是苏彦从被赶下台,就已经没胆子再质问他这些,以至于,只有在苏彦刚脱牢笼,发牢骚,情绪失控时才表达了类似的情感。而当时苏彦所抱怨的,却是他的父亲,而不是他刘愈。

    苏彦没指望刘愈回答他,他的哭诉仍旧在继续:“你把朕一脚踢开,也就算了,却把朕扔到荒芜的岭南去。难道你就不顾念着师徒的情分?别人都说,一个失势的君王,命运就该是在长安城,一辈子当一只笼中鸟。朕就是宁可当一只长安城里的笼中鸟,也不远去什么狗屁的藩地,刘文严,你知不知道这些?”

    刘愈叹道:“我以为,你想早些离开长安城,开始自己的生活。”

    苏彦牙咬着下唇,直到下唇出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