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一六一章 太匆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永恒,荒域,锁龙谷!

    一人多高的杂草灌木横生,几乎覆盖了蜿蜒崎岖却相对宽阔的锁龙谷谷道中心地段.

    荒域的风并不暴戾,却仿佛附着苍凉的气息,呜呜叫着穿过谷道,茂密枯黄的草丛灌木随风起伏,像一片泛黄的lang。

    一支缠着杂草的地精单筒战术望远镜鬼鬼祟祟的探出草lang,四下摆动一会儿,又鬼鬼祟祟缩进草丛。

    “谷道弯度太大,看不远。”

    “唉,这船翻的,真栽阴沟里了。”资深卧底特工,抽刀断lang拨开草层,抬眼望了望在山谷上空慢悠悠盘旋的几艘地精飞艇,不由大是泄气。

    头上罩了纯手工制作杂草帽的望远镜主人吐出一口被风灌进嘴巴的草屑,悻悻叹气,满脸唏嘘。

    “逍遥你个废柴,怎么探路的,不说众神的人,鬼影都没一只吗?尼玛整整一个整编师团的调动,你瞎啊,这都探不到?”皓腕凝霜破口大骂,当然,用的是队聊频道,声音不会传出去。

    逍遥法外翻个白眼,心说你个小娘们儿懂个屁,也懒得理她,侧过脸看着同样草帽脑袋的夜雨流风,骂骂咧咧地问道,“老大,怎么办?这把看来是真逃不出去了,想我堂堂精舞天风六百号高手居然给众神包了饺子,真他娘晦气。要不杀出去拼了?”

    “淡定!”夜雨流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模样,指指蹲在左侧五米开外的断痕和云狂,“看看断痕云狂,胸有激雷,面如平湖,这才叫大将风度,再瞅瞅你,逍遥啊,你就没发觉这几年自个变了很多,猴急个什么劲儿……”

    逍遥法外表面上唯唯诺诺惭愧的很,心里却鄙夷的吐槽,“卧槽,是你变了还是我变了?”

    这边千山暮雪不满的横了老公一眼,打断道:“我看你蛋疼吧!如果我想的没错,众神霸王军团的第一师,天下军团的第三师以及众神红袍铁骑四个千人团已经运动到神冢城周边区域了。虽然神冢城居山隘而建,易守难攻,可众神攻城拔寨的能力有多恐怖你不会不清楚吧?就凭诺诺和小炽能守的住?小炽单挑没的说,论调度指挥就差太多了,豪情天纵和烈千绝这两个老油条灭他跟玩似的,至于诺诺……”

    千山暮雪顿了顿,大概是不太好意思当云狂的面说雅典娜女神的战术乏善可陈,除了拿钞票生生砸死对手,估计也没别的战术。

    “一旦神冢城被众神占领,咱们就失去了最坚固的一道防守屏障。神冢城必然会成为众神的前进基地,到时候众神大军源源不断跨过神冢,咱们那一大片无险可守的要塞城池怕是都要成为众神的囊中之物……大半年的运作,功亏一篑,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淡定?”

    “呵,没那么严重。拓跋邪那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没这么沉不住气,打垮了天风盟,他的众神上哪找对手去?我不是给你分析过嘛,这货要灭天风盟,当初大举进军荒域的时候早就动手了,何苦等到现在。你当之前拓跋邪真找不到咱的老巢,别看荒域无边大,如果他真想找,以众神斥候的侦查能力和强大的空骑侦查部队,最多半个月绝对确定目标。虽说现在咱的根据地曝光了,可依我看这货还是不打算决战……”

    夜雨流风口若悬河,解夫人忧心,末了讪讪一笑,一脸的谄媚。这老家伙可不敢跟训逍遥法外似的鄙视千山暮雪没大将风度。

    “哦?不决战他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干嘛?还不知道从哪条山沟沟引出一头神级boss赶进这带封印空间的锁龙谷做诱饵,把我们的核心高手都调出了神冢城……你可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他那个虎妹徒弟小貂蝉策划的,那小姑娘可没这么阴险。”

    “我插一句啊,拓跋邪那个不要脸的玩意儿不是领着他那一群老婆在环球蜜月吗?我们在众神那边的卧底也说拓跋邪都两个月没在永恒冒泡了,老大你要说这是拓跋邪的手笔我怎么都不信。你们说会不会是豪情天纵和烈千绝?”舞衣寒说道。

    “不可能!”夜雨流风摆出一副算无遗策的老狐狸德性,嘚嘚瑟瑟的冷笑:“众神的正副大元帅都比较喜欢直来直去的铁血风格,这么阴险的挖坑技术,他们干不来。绝逼就是拓跋邪干的,这货百分百回来了!”

    “说重点!不决战搞大阵势干吗?”千山暮雪没好气的呛道。

    夜雨流风叼着根杂草想了想,慢条斯理地说:“我琢磨吧拓跋邪应该是被我恶心的hold不住了,想给我们点颜色看看。”

    “恶心他?我们有吗?”舞衣寒很茫然。

    “唉,太有了。”千山暮雪解释道,“前几个月的第二届王者争霸全国赛,拓跋邪从初选杀进决赛,总共三十二场战斗,二十三场对手弃权,真心挺可怜的。好不容易熬到决赛,偏偏又碰到了风哥,结果你风哥果断弃权,当场认怂。没看那些霸王黑都乐疯了,组团狂黑拓跋邪,说啥来着?”

    夜雨流风很兴奋,急忙抢答:“水货冠军,比第一届还水,越来越水,水水更健康。”

    “你就没必要得意了吧?”千山暮雪挺无语的,“是不是以为骂你怂瓜软蛋的比骂拓跋邪水货的少。这种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勾当往后还是少干吧。”

    “暮雪姐姐说的对,下一届坚决跟他死磕。难不成老大会输给他?”

    “难不成你以为老大还能赢了他?”千山暮雪笑眯眯的说。

    夜雨流风有点尴尬,感慨道:“岁月是把杀猪刀啊,老夫已经在奔四的道路上渐行渐远,真不想跟后生晚辈一般见识。咳,当然,我是打不过拓跋邪,这个没必要否认,这货太特么变态,强的让人感觉丧心病狂,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后面也未必有来者。你们看,我既然明知打不过,为什么还要陪他玩给他当背景布?咱们实力上不行,可以扬长避短在精神层面给予对手沉重的打击嘛,很多时候,战术比战力更有力度……”

    舞衣寒听的很伤感:“老大,看样子你真是不打算回归从前那个浑身正能量的老大形象了。”

    “小寒啊,你还小,不懂人生,到了我这把年纪,对人生的感悟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现在讲你也理解不了,等你老了就明白了。总之,我现在对我的状态相当满意相当开心。”

    舞衣寒:“……”

    千山暮雪估计是习惯了,自动过滤了夜雨流风不着调的贱嘴,认真说道:“第二点应该是神冢,你说你抢了人家到嘴边的肉招揽炽黯殇也就罢了,偏偏还把黑山城改名神冢,不知道的当你是器重炽黯殇收买人心,可拓跋邪会不知道你那点恶毒的小心思?神冢,众神坟墓,多犯忌讳,人拓跋邪那么爱惜羽毛,不和你急眼才怪。”

    夜雨流风连连点头称是,笑道:“呵呵,这小子都混成中国区第一巨头了,还这么小家子气,恶劣本质可见一斑。”

    千山暮雪有点忧虑:“算了,事已至此,当务之急是怎样度过眼下难关,我猜拓跋邪这次不把我们杀的不敢上线是不会罢休的,至少在攻破神冢城之前是不会收手。荒域又没死掉回城这一说,锁龙谷周边墓地一定都被众神的守尸大队占领了,我们一旦被杀,最后就是个死去活来的下场。”

    夜雨流风一脸不屑:“太夸张了,拓跋邪死穴掐在我手里,他敢跟我嚣张?”

    ……

    “死拖把干的漂亮,封锁东谷口的豪情来信了,基本确定夜雨流风那个老不羞被困在锁龙谷了,不能随机不能回城,死掉只能在墓地复活,然后再死换个墓地再复活,吼吼……姐姐想想就美的很。”

    锁龙谷西谷口揽雨眠美滋滋的拍着叶枫的肩膀,很难得的口头嘉奖了一番。

    叶枫哦了一声,刚才想的有点入神,完全没有听到阿眠说什么。

    神话覆灭距今已经过去大半年了,这大半年时间永恒世界难称风起云涌,尤其本是波谲云诡的中国区,平静到连让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看客们感到欢欣鼓舞的lang花都没几个。

    神话覆灭,叶枫继续挥军北上,其铁杆盟友英雄国度很快便步了神话的后尘。至于王图霸业更是不击自溃,面对众神的复仇大军连像样的防守反击都没有,上百万玩家作鸟兽散,成了无主游魂。

    至于不管出于利益还是被迫,于战争之初临阵倒戈的叛军,轮回和苍穹公会,不等众神展开报复行动,两大公会就自行解散,血轮回和碧落苍穹两人不知所踪,再也没有人在永恒见过他们,其结局令人唏嘘不已。

    至此,中国区的老牌超级公会,一场波及国区的战争打下来,除了众神潜在盟友天风盟和精舞门悉数被灭,中国区的势力格局彻底洗牌。照常理,接下来就该轮到众神对天风盟开战了。不过,任谁都清楚,战争一旦爆发,无论夜雨流风战与不战,到最后必然是众神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

    不是天风盟日薄西山,雄风不在,毕竟天风盟与精舞门联手,比起昔年处于巅峰,纵横天下的天风盟也只强不弱。之所以看衰天风盟,概因是今日之众神几乎达到了不可战胜的高度,莫说是中国区,即使放眼全世界,也已是虎瞰天下,举世无敌!

    事实上,叶枫根本不打算一鼓作气灭了天风盟。

    不能否认,无论是对夜雨流风,还是对天风盟,他始终是心存敬意的。当然,这并不能成为不开战的理由,如果形势需要,他会毫不犹豫的发动对天风盟的战争。这无关冷血,无关正邪,众神若想制霸天下,灭天风诛精舞是必行之路。

    叶枫之所以不开战,说白了也简单,无非就是留着天风盟当磨刀石,磨掉众神的暴发户气质,长存众神锐气,直到第二次永恒国战开启。

    他需要一场国战,众神同样需要一场国战,也只有再打一场堪称史诗荣耀的国战,他才不必再担心已被论证为真理,盛极必衰的恶性循环。

    唯如此,众神的荣耀,众神的传奇才会生生不息的传承下去。

    于是,叶枫原本的计划是大举进军风雪银城,把王图霸业,铁骑盟等公会的地盘统统占了,使天风盟与精舞门的势力范围处于他的掌控之中,让他们缩在固有地盘苟延残喘,即不至于江河日下,也不至于膨胀到养虎为患的地步。

    然后,众神这边采取轮换制,时不时派出一票人马跟天风盟的精锐干上一架,既能保证众神的战斗意志,又能将众神的二线部队锻造成铁军,一箭好几雕,着实比直接灭了天风盟高明多了。

    叶枫小算盘打的挺美,却不料夜雨流风远比他想的还大气,众神这边刚摆出全面进攻风雪银城的架势,人家夜雨流风便发布官方公告,正式宣布为迎接第二届永恒国战的到来,避免内战火拼导致中国区一线国战实力进一步拉低,为国家大义计,天风盟与精舞门两大公会势力将退出风雪银城云云。

    去向,不明!

    公告一发布,举国哗然。

    内战损耗国区实力不能否认,就拿众神与神话联军的战争来说,自神话本部以下,算上英雄国度等盟军,上千万一线玩家等级下降十级,损失之大简直恐怖到让人无语,没有一年半载的休养生息是绝对补不回来的。显而易见,一线实力受创如此之重,一旦第二届国战在这个节骨眼上开启,对中国区绝对不利。

    所以说夜雨流风避而不战,对中国区而言的确是好事,为国家大义听起来有点不要脸,其实也不算过度粉饰自个。

    只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很快就洞悉了公告的本质,那就是他们心中的中国壁垒,绝世战神再也回不来了。想想吧,以往整个中国亿万玩家中最能代表正能量的夜雨流风能把怯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且通篇充斥着戏谑的语气,那充分说明,广大天风粉,战神粉基本可以和夜雨流风曾经的高大上形象说拜拜了。

    夜雨流风自毁形象叶枫并不意外,他早看出来这老匹夫正派儒雅的外表下实则深藏着一颗玩世不恭的逗比心。

    他意外的是不在中国区混了,天风盟和精舞门加起来几百万号人去哪开展根据地。

    叶枫跟公会大佬分析了一下,得出的第一结论就是老匹夫带着几百万人去无尽之海当海盗去了。结果宠儿姑娘找海盗头子炽黯殇问了问,答案是没有。

    炽黯殇说没去无尽之海自然不会有假,无尽之海再辽阔浩瀚,也不可能藏住几百万人。

    既然无尽之海没有踪迹,那就剩一个结论了。

    荒域!

    荒域是什么存在?叶枫了解不多,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形象点说,就好像是永恒之中的第二世界,只不过相对来说,更适合高等级玩家生存。

    再联想当初夜雨流风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众神若敢对天风盟砸战神令,保准众神找不到天风盟总部。叶枫就更笃定了。

    为啥?因为荒域是**存在,如果玩家身在荒域,其各项数据排名绝不会计入广义上的永恒排行榜。同理,如果夜雨流风在荒域开发出要塞,把总部搬迁进去,叶枫去哪找去。保不齐最后天风盟没灭掉,反被战神令给反噬了。

    再打开排行榜一看,果不其然,夜雨流风,千山暮雪,云狂,天风十二骑等超级高手全特么消失了。

    叶枫猜对了结果,却仍是一头雾水,要知道由蒙托里斯大陆传送至荒域的时空之门少的可怜,目前探明的不过三个,区区三个传送点,还都是一月开启一次,传输力严重不足,可观察了几天,天风盟与精舞门的玩家却是每天都有几万人消失。

    事后,叶枫开启霸主模式,全民动员,中国区大大小小上万家公会都要仰仗众神施舍点残羹剩饭才能顽强的活下去,对拓跋霸王的命令自然是执行的不遗余力。

    经过一番地毯式搜索,多达六十多座时空之门相继曝光。叶枫对荒域觊觎良久,当然是抽调精锐大举进军荒域,壮大自身的同时,遏制天风盟根据地的发展,一举两得。

    只是荒域大到似乎没有边际,自从进军荒域之后,足足一个月的时间,莫说是天风盟的总部所在,就是天风盟和精舞门的玩家都没碰到一个。谁也不知道天风盟在荒域发展到了何种程度。

    叶枫不能做准确的预估,却也知道夜雨流风既然能探查到足够供应两大公会传送至荒域的时空之门,想必对荒域的熟悉还要超过貂蝉、吕小布这几个“荒域土著”。人家兴许在搬家前就在荒域寻摸规划好发展基地了,荒域的开荒工作也必然是进行的如火如荼。

    不过,事实上叶枫也并没有下大力气去寻找天风盟的所在,在他的荒域战略中,众神只要在荒域稳打稳扎,步步为营,那么就足以继续对天风盟和精舞门保持优势。

    找那么着急干嘛?开战吗?灭了天风盟又上哪去找磨砺众神锋锐的磨刀石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