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分田到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二十二章分田到户

    刘子源原想着,抗租的风波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为人们所淡忘,却不知,仍是有人对此念念不忘。

    谢锋坐在书房中憩,不想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活了五十几年,原以为自己这辈子注定无后了,如今却陡然生有了份念想,谢锋天天都念叨着此事,以前半个月难得去一趟酒庄的他,竟是每日都必走一遭。似乎只要自己拼足了老命努力耕耘,吴六妹的肚子立即便会大起来似的。

    “大哥,你这样做不行的。”一个酒气熏天的中年汉子推开了他的书房门,含糊不清地说。

    “成弟,是你啊,有什么事情吗?”谢锋摸了摸睡眼惺松的脸,疲倦地说。

    “那些泥腿杆子把我们的家丁打了就打了,还要我们家替他们出医药费,这算什么回事?”谢成扶着桌子,理直气壮地说。

    “哦,你还知道些什么。”谢锋立时全醒过来了。

    “我今天去账房那里看了,打伤的人倒也罢了,医药费一共就花了三十七两之多,那可我谢成吃上好几顿花酒了。大哥,按理说你是家主,我们不该说你,可这也我们谢家的钱,凭什么便宜了那些泥腿杆子?”谢成的口音更高亢了一些,竟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唉,成弟你要是有意见,这些钱就让我一个人出了算了,就当去财消灾吧。”如今儿子有望,谢锋也是心情太好,不想计较些许小事。

    “大哥,钱你可以一个人出了算了,可这股气谁帮我们出,难道要继续让那些泥腿子骑在我们头上。”

    “算了,你喝多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会想办法解决此事的。”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从那个姓刘的进了家门,你就全听他的。这次你要不给个答复,我会找二叔三叔一起来和你理论气的。”

    谢成气呼呼地走了,谢锋呆望着他的背影,思考良久,突然一拍大腿:“找刘子源那小子去,这事是他处理的,断断不可让他脱身事外了。这小子,这次要是不帮我想个好办法出来,看我不好好的灌你的酒。”

    “唉,看样子还是我自己太天真了。”听完岳父大人的叙说,刘子源暗自自责道。立即陷入了沉思之中。

    土地,在中华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曾经多少资刺痛国人的双眼。土地是人类的根本,更是中华这个以农立国的国度的命脉。

    没有土地的人希望自己能拥有一片土地,这样父母妻儿的衣食就算有了着落了。

    拥有土地的人,他们还梦想扔有更多。因为土地除了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之外,还有机会让他们出人头地,招摇过市,声色犬马,逛妓院饮花酒。

    人的贪欲总是没有止境的。曾经多少回,革命的队伍总是以均地权,免田租来诱惑善良无知的人民追随他们去参加所谓的革命。可一旦他们取得一定的权力,他们对土地,对财富的贪婪比之他们打倒的反动派更有过之。

    吴三桂可以为了一个红颜,不顾民族大义,引异族入关,帮助我华夏国推动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当然,洪秀全也可以因为考不上科举,一怒之下扯起反旗。

    可是他们得了势之后呢,他们的排场比之他们要打倒的人更大,他们的贪欲比之他们要革命的对象更强烈。

    如此看来,似乎谁都没有资格指责对方的不对。

    土地,那些黄色或黑色的土地,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无不浸淫着普罗大众的鲜血甚至生命。

    华夏国如此斯,就连代表先进的文化,代表普世价值的核心的英吉利,也会因为工业化的需要,而将农民们驱离家园,将土地圈起来供权贵们去养羊。

    那么,有没有一种好的办法,让人民不再迷信土地,让人们站在土地上,看到更远的将来,世人已经摸索了上千年,似乎并没有一种尽善尽美的办法,那么,既然谢锋找上了自己,而貌似这些土地轮自己也有份,自己大可以拿这个当个试验田,探求一下未来的方向。

    “哎呀,你都急死我了,还在胡思乱想,你到底有办法了没有。”谢锋此时急得便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断催促道。

    自从刘子源来到了谢庄,谢锋好象人都弱智了许多,但凡遇到问题都不愿意思考了,而是更想把问题扔给刘子源。他也不想想,这个比他足足少了近三十岁的年轻人,就算生个三头六臂,又哪能面面俱到呢。

    好在我们的主人公拥有上千年古今中外的人类经验之积累,但可以让他跳出当前的局面去思考问题,当即不假思索地说:“土地放在自己手中确实是个烫手的山芋,实在不行,把田地分出去让他们自己料理得了。”

    “什么,”谢锋显得十分震惊,“我谢府好不容易置下这两千多亩良田,你说分出去就分出去了?”

    谢老爷子还是没有看开,他难道不知道,无论生前拥有多少的土地,死后还不都是占着那三尺土地?

    “请问岳父大人,谢府一年的田租收入有多少,而一年的开销又有几何?”

    “谢府上上下几百余口,每年的收入,除了开销,似乎所余不多了。”谢锋默念一想,幽幽叹道,“这些田地在我手中确实是个烫手的山芋,每年我为了这些事不知要愁煞多少白头发,这一句你说得对,可是,除了把田地分出去,就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

    “为今之计,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刘子源斩金截铁地说,不给谢锋任何插话的机会,旋即又接着说道,“谢府自先祖在云来镇立足,至今已四代了,府中又有多少吃闲饭的人。他们都以为是靠着祖上的余荫,整日无所事事,却不知岳父你顶着这个家主的名头,要为他们操多少心。如今岳父已是知天命之年了,何苦再揽着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且让这些事情让他们自己折腾去。自此之后,是好是坏便全凭他们自己了,岳父大人也好过几年逍遥日子是正经。”

    “可是,祖上将这偌大的家业交给我,要是在我手中散了,岂不是对不住祖宗。”谢锋仍是放心不下。

    “什么散了,这些土地仍在谢家子孙的手上,只不过分给大家去经营罢了,这样虽然大家各做各的事,但仍是谢家的子孙,您仍是谢家的家主。田地拢在一块,全是您一个人操心,将他们分到各户手中,还能调动他们大家的积极性,说不定有的人比岳父您还经营得好呢。”

    “也有道理,说实在话,老夫这些年顶着这个家主的名头,确实是操了不少心。原以为祖宗将这份家业交给我,我便要守好这份祖业,照顾好一家子的生活,却不想养就了一批懒散而不知进取的族中子弟,如今是要让他们做点事情了。只是我们真要分下去,只怕也会有人反对的,贤婿可还有万全之策。”

    “岳父大人只要立下决心,大可以召集族中人员商议,反对的人是肯定有的,但相信大多数人是希望分下去的。他们或许还在想,岳父这些年当这家主吃了不少好处,正该让他们知道其间的艰难。”

    “如此甚好,贤婿快帮我拟个详细的方案,我这两天就召开族中人士开会讨论,争取尽早解决此事。”

    “小婿还有一事不明,据小婿所知,谢家总共两千多亩田地之中,尚有七八百亩是岳父您手上置下的?”

    “那是自然,”祖上三代以来,谢锋手上置下的田产较之他父亲还要多,被人提及此处,当然觉得自豪无比。

    “那岳父大人是否有权单独处理这些田地。”

    “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吧,全部算我的不可能,因为当初也是动用了族中的钱财的。但想必七八成的田地,我还是有资格单独处理的。

    “依小婿来看,每年租赁田地,收入还不如酒庄多,还要养着一批家丁每年去收租,劳民伤财。以小婿的意见,不如把这部分您能处置的田地交给那些种田种得好的人,和他们签订二十年或三十年的合约,只要他们兢兢业业种好地,交够三十年的土租,便将土地转到他们的名下。如何?”

    “那怎么行,那我谢锋的后人以后靠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