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再次闻到那股熟悉的龙涎香,我心神恍惚了下,抬眼看去,化龙子正眼神凝重的注视着水面。

    “那是魅,不知道什么原因却变成了水鬼。”他垂下了眼睑,半扇的长睫投下一片阴影:“她是在寻找替身可让自己离开这水里,魅影,别对任何事物产生好奇之心,目前凡间妖魔横行不太平。”

    “你刚刚做了什么?她怎么会突然就不见了?”我的脸有些微微发热,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两步。

    “我只是驱散了她,这不是她的本体,只有找到她的本体才可收伏她。”他顿了顿,从怀里取出一串红色珠串手链:“这是青丘山中九尾狐的心血凝炼而成,放在身上可辟邪,一般的小妖不敢亲近。”

    拾起了我的手腕,我愣了愣便看着他细心的为我带上:“一般的鬼魅如不是特殊体质的人是无法看到的,然而妖却是能化成人形,法力越高的妖外表也越是美丽俊邪,遇到那种妖时这手链也只能是让你暂时不受它们魅惑之术的影响。”

    抬眼,他又看向了我,依旧神情淡漠的说道:“你的血对它们来说,也许更为渴望。”

    “为什么?”

    他并未回答,反倒话峰一转,岔开了话题:“你为何会一人在此?”

    我收回了手,绯红着脸:“来看灯会,只是与展望他们走散了。你也是为此而来?”

    “我与玄坤约在这里碰头。”

    玄坤?他竟然没有告诉我。

    “我带你去找他们,你一人在此不安全。”他缓声又说道:“以后别一个人呆在人少的地方,很危险。”

    不知为何,心里竟然微悸了下,难不成是突然看到这个傲然的仙面露出了一副关心的神色而感觉很不习惯?看着他负手而去,盯着那形影相吊的背影突然让我感受到了他的孤独。

    灯会的原因使得湖畔边聚集了许多的商贩,此时我才发现这个月湖远比想像中要大出许多,在月湖的正中心耸立着一座八角凉亭,只有一架红木拱桥连接着凉亭与湖岸。

    路经拱木桥边时,我却被一个卖首饰的商贩吸引住了,应该说是我看中了那些首饰中的一支如意银钗。

    那钗颜色泛旧,钗头是个单头如意,而下方坠了朵梅花。虽看上去不是什么好银,可那手工却很精美,线条流畅,能看出是经过名匠之手细工慢活中打磨出来的。

    小商贩的老板是个而立之年的男子,一身湛蓝布衫却并无寒酸之感,相反却觉得他像是个落寞的商人。

    他看我拿着那钗爱不释手的婆娑样,便满脸堆笑的凑近了过来:“姑娘眼光不错,一眼便挑出个宝贝。”

    “既是宝贝,又为何拿出来变卖?”显然商人的搭话都有着一套模式。

    老板故作轻叹了下:“我本在登封有家小店一直做着首饰生意,因家中遭遇变故才会借着洛阳灯会前来这里做起了摊贩,可是这里摊贩的鉓品都大同小异,无奈之下只得拿出了宝贝。”

    他言词诚恳,听上去并不像谎言,再加上他的言行举止,倒确是与其他商贩有所不同。

    “这里的东西都你的宝贝?”我又看了看其它的鉓品,也确是与其它商贩的饰口并无差异。

    老板摇了摇头,从那众多饰品中取出了一块玉:“不全是,只有你手中的这支钗,与这块玉。”

    这玉通透翠绿,上面雕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龙,虽然我并不懂玉,可却很是喜欢。

    “暂且不说这玉。”我拿着钗对着月空又细细看了看:“可这钗也只是支普通的银钗,而且看上去还很陈旧,怎么会是宝贝呢?”

    那老板捋了捋衣袖,又抚正了头上的高帽,十分感慨的说道:“姑娘你可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么?”

    我微微一诧,却心生好奇。

    老板又再次长叹了一声后,才娓娓道来:“这钗其实有一个传言。二十年前,洛阳有一位首饰匠人,他手艺甚好,因此而名声大躁,连长安的许多名门贵族的千金,妻妾都会找他订做首饰或是修补,从而他便衣食无缺,还稍显富足。但这匠人很喜欢风花雪月,闲暇之时便会去青楼寻花问枊。又仗着自己脸面清秀又引得一些官府内的小妾与他私通,只是他从不动情,对这些女子也只是贪个色骗点财而已。一日,他跟往常一样去了一家青楼,正巧那家青楼在选花魁。在那些女子都为自己能争夺到花魁的位子而骚首弄姿时,却有一位只一件青衣,没施任何脂粉,及珠钗首饰装扮的素颜女子正静静地弹着琴。在这风尘之地,有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自是别俱一格。花魁的名街也就落在了她的身上。那女子名为白梅,原是一家富商家的丫寰,却被那富商垂涎美色,本想收为偏房,谁知正房不肯,他又惧内,故而转卖至了这烟花之地。做了两年的青倌。老鸨看她相貌出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