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08 女人真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苏瑶躺在床上,拿被子裹着娇躯,面不改色,丝毫不为所动,妩媚的脸蛋儿上甚至还带着一股邪异的笑容,完全没有要站出来劝阻的意思。

    倒是丁魁踏前一步,拦道:“陈兄弟,你身怀万蛊之王,替师父他老人家达成夙愿,并且对顾师妹照顾有加,我不希望与你为敌……”瞥了苏瑶一眼,他又道:“所以,请陈兄弟让开!”

    话到最后,渐渐有些冷了。

    关于阴阳八卦戒和九阳神**的事情,陈青不方便挑明,只是,既然采莲说了苏瑶的核对修炼大有裨益,这货自然不肯妥协,想了想,突然笑道:“江湖险恶,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更何况是暗黑世界的王者……”说着,这货瞅向一脸愤恨的蛮牛,道:“不如,咱们打个赌咋样?”

    丁魁和蛮牛对视一眼,都是一愣。

    “怎么个赌法?”丁魁问道。

    “很简单。”陈青说:“之前在醉生梦死娱乐城,我已经和你比试过枪法,没有再比的必要,不如让咱和这头牛比试一场,谁能赢,那就听谁的……”

    “好!”蛮牛也是个爽快人、直肠子,不等陈青说完,他便收起fn57,傲气横生道:“拳、脚、刀、枪,想比什么随便你挑,老子奉陪到底!”

    “都不是,嘿。”陈青摇头一笑,道:“咱是个文明人,见不得那种刀光剑影的场面……”顿了一下,挑眉道:“要不。咱们比臂力,成不?”

    臂力?

    额!

    两人听了。都吃惊不小。

    犹其是蛮牛那家伙,更是啼笑皆非。妈的,但凡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厮以臂力见长,堪称力能扛鼎,上次在效外的城堡,便是单凭一身蛮力撑开了由机关控制的铁门,才让众人得以顺利脱困。

    “你小子该不会是吃错了药了吧?哈哈,敢叫嚣着和老子拼臂力的人,你是头一个!”蛮牛笑的很狂野。根本不曾将陈青放在眼里。

    “呵,看来,你的第一次,要被咱给夺走了。”陈青淡然一笑,同样没把蛮牛在放眼。

    “你——”蛮牛大怒。

    “咋样,敢比不?”陈青懒得和蛮牛逞凶斗狠,看向丁魁。

    这货知道,蛮牛虽然野蛮,却唯丁魁的话是听。

    “那好。”丁魁斟酌片刻。点头道:“一言为定!”

    “成交!”

    三人一拍即合。

    很快,陈青和蛮牛对坐在茶几两侧,伸出右臂,两个拳头紧紧扣在一起。

    由丁魁作为裁判。发号施令。

    床上的苏瑶缓缓躺下,也忍不住翘首以盼,说实话。她也不太相信,就凭陈青那幅身板。如何能拼得过壮硕如牛的蛮牛。

    靠,真不知道那货从哪里来的自信!

    “臭小子。你不是老子的对手。”蛮牛笑的很阴沉。

    “那就试试呗。”陈青撇撇嘴。

    其实,对于掰手腕这种原始的比试方法,从双手扣在一起的那一刻起,双方基本便能感受到对方的实力,心里有了计较。

    蛮牛的爪子大的像个蒲扇,而且肉嘟嘟、硬绑绑的,肌肉收缩时像块石头,竖在那里纹丝不动。

    相比之下,陈青倒像是“细皮嫩肉”一类的了。

    “准备!”丁魁突然沉声喊道。

    瞬间,两人脸色都是一紧,暗中发了几分力,相互制衡。

    “开始——”

    话音刚落,蛮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试图速战速决,秒杀了陈青,不由得陡然发力。

    那厮臂含千钧,拼起劲来更是如排山倒海一般,带着一股汹汹气势,一口气便将拳头压向陈青一侧,倾斜了足足六十度,陈青的拳背距离茶几的桌面不足十五公分。

    陈青面不改色。

    “哈,臭小子,认输吧!”蛮牛大笑,当下乘胜追击,猛的往下按压。

    十五公分!

    十四公分!

    ……

    十公分!

    眼瞅着陈青的拳背距离茶几的桌面越来越近,翻牌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丁魁的脸色缓缓松驰下来,而躺在大床上的苏瑶则有些不安稳了。

    “小家伙,你若是输了,老娘会瞧不起你的,哼,打心眼里瞧不起。”苏瑶嗔怒道,似乎在撒娇。

    毕竟,陈青的输赢,直接关系到苏瑶的去向,甚至生死命运。

    “放心,嘿,好不容易才扒了你的衣服,在插进你的身体以前,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陈青转身一笑,笑的别提有多无耻了。

    “那你——”苏瑶一愣。

    “咱只是想瞧一下,对面这头牛究竟有多大的潜力。”陈青淡淡道。

    “找死!”

    云淡风清的一句话,却是把蛮牛彻底激怒了,那厮拼尽了全身的力道,咬着牙使劲往下压。

    可惜的是,无论他如何卖力,陈青的拳头始终保持在和茶几十公分的垂直距离,再也难以撼动分毫。

    渐渐的,丁魁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

    “这就是你的全部力气吗?”陈青突然抬头,冷冷盯着蛮牛那张有些涨红的脸,不无讥讽道。

    蛮牛气的直瞪眼。

    “唉,真是太让咱失望了。”陈青摇头一叹,火上浇油。

    蛮牛大怒道:“臭小子,有种的就把老子掰过去!”

    “掰过去就掰过去……”

    话落,陈青暗哼一声,陡然发力。

    呼——

    嚓嚓!

    蓬!

    眨眼间,三道异响传来。

    前一声是陈青绝地逆袭,翻转乾坤,把蛮牛的拳头掰到另一侧。由于速度太快而引起的风声。

    风声不大,却被陈青那双贼耳朵听的一清二楚。

    中间那声是茶几表面的那层玻璃抗不住强大的压力。骤然龟裂的声音,一道道裂痕像蜘蛛网似的从中间向四周迅速蔓延。

    而最后那声。则是蛮牛的拳头被陈青压在茶几表面,狠狠撞在玻璃上的声音,清脆、并且刺耳。

    见状,丁魁眸光一闪!

    床上的苏瑶也是一惊,随即大喜道:“咯咯,小家伙,可真有你的,居然连头牛都能拿下……奴家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呢。”

    娇媚的声音,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听的陈青心头一荡,暗骂道:骚-娘们,等到孤男寡女的时候,看咱怎么收拾你,靠了,非把你插的哭爹喊娘不成!

    而那声音落在蛮牛耳朵里,更像是一种赤果果的嘲讽和讥笑,愤怒之下,蛮牛甩开陈青的爪子。腾的站起身,勃然大怒道:“臭小子,你——”

    “不好意思,咱赢了。”陈青跟着站起身。哗啦啦……

    很快。流水声从洗手间传了出来,陈青翘首顾盼,一想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此刻正躲在里面脱光光、洗刷刷。虎躯的某个部位便有些充血,恨不能立刻横冲过去陪她们一起洗个鸳鸯浴。

    哪怕不洗。只是站在旁边看看也成嘛。

    “怎么,小家伙。那两个都是你的情人?”苏瑶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躲在陈青怀里,媚笑着问道。

    “不是情人。”陈青摇头,纠正道:“确切的说,是老婆!”

    “老婆?”苏瑶愣道:“你们结婚了?”

    “没有……”

    “那算哪门子的老婆?”

    “咳,未来的老婆!”

    苏瑶翻了个白眼,拿自己汹涌澎湃的姣胸紧紧抵住陈青的胸膛,不断的磨蹭着,笑着问道:“那奴家呢,算你的什么?”

    “额——”陈青顿了顿,伸手擒住她的姣胸,揉搓片刻,贼笑道:“奴隶!”

    话落,这货又暗暗添了一句:“而且是性-奴。”

    苏瑶笑嗔道:“人家才不要做你的奴隶呢。”

    “那你想做什么?”

    “情人。”苏瑶回答的倒是干脆利落,脸不红、心不跳,仿佛情人是一项十分光荣而伟大的职业。

    “嘿,那好,反正现在有空,咱们就先动动情、造造人,咋样?”陈青盛情难却。

    声音还未落地,这货便翻身把苏瑶牢牢压在虎躯底下,让她行使一个情人的权力,顺便例行一个奴隶的义务。

    娘的,倘若真能把如此一个绝世尤物收作奴隶,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壮举啊,以后的夜-生活……靠,想想都觉得亢奋不已。

    “啊!小家伙你轻一点嘛,弄疼奴家了……”

    “呃哦!你可真坏……”

    “接着来!”

    “……”

    苏瑶不仅拥有天使般的脸蛋、魔鬼一样的身材、难以捉摸的性格,饶是在床上的叫声也十分悦耳,像是一道道惊世骇俗的天雷,轻易便能勾起男人肚子里的那道地火。

    只不过,眼下杨千女和苏紫嫣正呆在洗手间里,苏瑶叫的太响反而不妙,万一被她们发现,那可要吃不完兜着走,甚至兜都兜不走。

    “嘘!”陈青示意她噤声,顺势低下头,张开血盆巨嘴,死死封住了她的玲珑小嘴。

    很软、很滑、很腻、很甜……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气。

    “小家伙,快点,快点帮奴家解毒,奴家都有些等不及了呢。”苏瑶蜷缩在陈青怀里,像只乖巧的小猫咪,而且是一只发了春的小猫咪,脸泛红晕,娇躯缠绕,亮晶晶的眸子里面尽是期待的眼神。

    看的出来,她是真的准备要将自己贡献给陈青了。

    陈青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犹如一头勤奋耕耘的猛牛,心里突突的,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两腿中间那个大棍子、小祸害早就按捺不住,硬的像块石雕,迫切的想要钻进某个神秘的山洞中洗洗澡。

    只是,这货咬着牙,愣是忍了下来。

    未经采莲首肯,陈青逮着个女人亲几口、摸几下、滚滚床单、压压床也就算了,断然不敢肆意妄为。随便“开枪”,毕竟修炼九阳神**时的要求十分苛刻。稍有不慎便可能会前**尽弃,甚至为此丢掉小命。

    唉。红颜祸水啊!

    “咯咯,你再不让它进去解毒,奴家可就要把你吞进肚子里当解药了……”苏瑶娇笑着,软的不行,作势要来硬的。

    话落,纤纤玉手便钻进被窝,去抓陈青那个抵在她大腿上的祸根。

    陈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