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9章 覆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下面就是大结局了,依情节可能分为两章:尽灭、吾乡,最后一章时间段会转到几个月后,以崇祯的视角交待一些必要的人物事件等等。因为要仔细检查思考,如果明天没有更新,那就是后天傍晚左右更。)

    “射击!”

    爆响的铳声连成一片,似乎神岭山防线数十里的胸墙后都腾起了一道巨大的烟墙,白烟袅袅腾起,还未散去,又是一声尖利的天鹅声,烟雾中爆出的火光再次连成一线,浓重的白烟弥漫胸墙之上。

    七十步外最外的小墙之后,密密冲来的奴贼,不论汉八旗、日八旗、鲜八旗的二鞑子,在这两次猛烈的排铳打击之下,就如狂风席卷似的倾倒一大片。

    他们身上最多一袭简陋的棉甲,日八旗更只有竹甲,以靖边军火器的威力,被击中之后,哪里挡得住?个个身上冒出蓬蓬血雾,层层叠叠的滚倒在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余者没有中弹的,也是慌忙扑入寥寥无几的盾车、竹束后躲藏。

    或是扑在小半人高的土墙之后,有若驼鸟似的撅着屁股,死死不愿起来。

    然后又是凶猛的虎蹲炮,佛郎机巨响,股股爆出的浓烟之后,似乎无数细小黑影扇面照着通道暴射,血雾狂飙,无数细小血花如泼墨似的绽起,汹涌冲来的人群密密匝匝翻倒。

    不说中弹的二鞑子们惨呼声响彻天地,霰弹的威力,甚至打得一些推来的竹束、盾车跟着碎裂倾倒。

    神岭山防线似当年的巨鹿防线,二十多里的矮墙壕沟留有约百处的空位,每处放虎蹲炮一门,要紧处再加一门中小佛郎机炮,然后这些空位通道,还可供墙后的军士出击之用。

    虎蹲炮在近距离威力自然非同小可,又配合这个防线——胸墙前的七十步,除了刻意留下的空位,尽是层层叠叠的壕沟小墙,然后胸墙边更是“V”形的上宽下窄壕沟,又宽又深,想要通行几乎不可能,唯有走通道。

    然后两边密密的火铳瞄着,虎蹲炮架着,通道也不是很宽,这人流拥挤前来,就是巨大良好的靶子。

    特别虎蹲炮一炮可装百发到五百发的铁弹子,这一炮打出,所中弹的二鞑子,无不是滚在地上发出非人的惨叫。

    而且,神岭山与汤山上还布置有火炮火箭,在二山上,就有红夷重炮十门,普通的红夷大炮二十门,重型臼炮二十门,一总十门的轻火箭。经孙三杰讨要后,二山又各配了一门重火箭,每车有重火箭弹十枚。

    此时这些火炮火箭就不断轰打,特别延伸轰射,打他们的后阵。

    汤山上又是轰隆隆的炮响,烟雾腾腾中,一颗十几斤重的实心铁球呼啸而来,恶狠狠打入押阵的满洲镶蓝旗队列中,金属的炮弹在地上弹跳横扫,一片人马的撕心裂肺嘶鸣惨叫。

    济尔哈朗看着那边血肉横飞的场景,不由目眦欲裂。

    每每炮弹呼啸过来,都是一片残酷的血肉胡同,然后周边一大片的混乱。

    己方勇士活生生站着挨打,很多还是精锐的马甲兵,甚至巴牙喇啊,却这样毫无意义的死去,特别伤者滚在地上凄厉的长嚎,听得人咬牙切齿,但又毫无办法。

    此次他带六万兵力直逼昌平,威胁靖边军后路,军中还携带十门四轮磨盘大炮,未想到火炮刚一拉出,他们的重炮,臼炮,还有那种奇怪的犀利火箭就如雨点打来。

    他的十门宝贝重炮,一口气就被摧毁了,让他完全失去远程火力,只能用人命去填靖边军坚固的防线阵地。

    然后他们镶蓝旗满洲兵就是站在后方,一样面临靖边军火炮火箭的不时轰击,根本没地方是安全的,唯有活生生站着挨打。

    又是凄厉的呼啸声,又一颗十几斤重的实心铁球呼啸过来,打入离他不远的一处人马丛中,伴随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筋断骨折声。还有前方地带有更密集的呼啸声,三、五斤的炮子不时咆哮过来,肆无忌惮的在人丛中肆虐。

    惨嚎哭泣声一片,不论真鞑子二鞑子,皆被炮弹打得哭爹喊娘,济尔哈朗越发的目眦欲裂,然他毫无办法。

    靖边军的红夷重炮最大射程五里,在三四里距离拥有很大的准确度,重型臼炮也是一样。然后余下普通红夷大炮最大射程二三里,在一二里拥有很大的精度。

    而济尔哈朗的阵列必须摆在三四,最多四五里处,否则就不可能监督押阵,而汉、朝、日等旗,还有刘良佐的兵马摆在更近的地方,这就在靖边军金属铁球趟出血的范围空间之内。

    还有……

    那种独特凌厉的呼啸声又传来,又有几道焰火的轨迹腾空而起,有若流星坠落般,尖啸着往这边落下。

    猛烈的爆炸声,济尔哈朗再次的目眦欲裂,他的巴牙喇啊,他需要十几年、二十年才能培养出来的旗中最精锐战士啊,就这样在爆炸声中翻滚一大片,就算他们身上披着三重甲也没用。

    甚至有人全身着火,凄厉的喊叫着,他们跌跌撞撞,身上的火焰冲起来足有二人之高,他们所过之处,诸人无不恐慌退避,否则被这种粘稠的火焰沾上,他们很快也会变成一个大火球。

    他们凄惨叫着,似乎任何扑滚都没有,唯有被活活烧死。

    看着这些同伴的惨状,闻着一阵一阵烤肉的香味,他们身旁就算巴牙喇与马甲兵也是惊恐慌乱。

    靖边军的火箭专打押阵的满洲镶蓝旗甲兵,甚至早前有一发火箭直接落到济尔哈朗的织金龙纛附近,密集的小铁弹瓢泼大雨似的乱溅,济尔哈朗的戈什哈都被打翻一大片,甚至有几颗小铁弹就从他耳边擦过。

    济尔哈朗已经不敢站在大旗之下,他让人执旗,自己则离龙纛远远的。

    他担忧的看着四周慌乱的甲兵,害怕前方攻打的人潮没有崩溃,自己后方押阵的人却先崩溃了。

    ……

    “太可怕了。”

    刘良佐回头看了看,感觉不知是挨炮好,还是挨火箭好。

    他身旁徐州各将也是胆战心惊,第一次见识靖边军的火力,他们瞠目结舌同时也是懊悔。

    早知道靖边军攻打昌平的时候主动去降好了。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