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1章 大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所有人都呆住了,李过悲愤的吼叫一声:“叔……”

    老胡在马上张着弓,他这是一副五力小稍弓,六十磅弓力,非常适合在马上射箭。言情首发<{="">

    那骁骑脸上中箭,鲜血淋漓的飞溅,他惨叫一声,就此远远的摔落马下去。

    老胡弓弦又一拉,又一个护卫咽喉中箭,拼命捂着脖子在地上滚动。

    “嗖嗖嗖嗖嗖……”

    老胡左右开弓,一身箭术挥得淋漓尽致,他的身前周边也倒满了岭上护卫的中权亲军们。

    猛的他张弓对向李岩,李岩一个激灵,一身的寒毛都涑栗起来,然后咻的一声,一根箭矢从他耳旁经过,他身后一个骁骑滚落马下,一支箭矢径直穿过了他的喉咙。

    “呃……”

    这骁骑捂着自己喉咙滚在地上拼命抽搐。

    “砰!”浓密的白烟腾起,十几步外又有一个骁骑亲军吼叫着扑来,他挥舞着一杆长矛,孔三猛的抽出手铳对他开了一铳,那骁骑亲军的头立时如西瓜般的爆开,脑浆与血水飞溅。

    大喊声中,二人不远处的巡山营精骑也是猛扑过去,对岭上李闯的中权亲军与李过护卫亲随大砍大杀,这突起变故,突然袭击下,岭端岭边百余骑亲军死伤惨重。

    甚至几个骁骑互视一眼,一声喊,策马就此逃入岭下。大军崩盘在即,这核心又起了内乱,他们都不想再为大顺卖命,各自逃命要紧。甚至逃入京中,多席卷一些财帛,回老家做大地主吧。

    李过吼叫着扑上来,猛然他立住脚,连随同他身边的几人都是紧张的吞咽口水,却是老胡张弓对着他,那孔三更又抽出了一杆手铳,又有十几骑巡山营精骑奔到二人身后,个个一同张弓撘箭。

    李过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他恨恨道:“踏地龙,我李家一向待你不薄,这关头你想夺权?”

    老胡呸了一声:“什么夺权,这大顺的权很值钱吗?”

    他手一扬,他身后一骑竖起了一杆大旗,一抖,那捆着的旗面抖开,立时鲜艳的旗帜迎风飘扬,极力鼓舞,内中那金色的日月浪涛图案是如此的醒目。

    老胡驻马金红的日月浪涛旗下,厉声喝道:“皇明宣府镇军士胡天德在此,尔等流贼,还不投降?”

    “不,这不可能……”

    “你,你……”

    一片惊叫中,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那杆旗面,他们以为老胡只是趁这个机会夺权争利,不想到他竟是靖边军的细作。&#;&#;&#;&#;&#;&#;&#;&#;&#;&#;&#>

    李岩怔怔看着,想不到一个老营的制将军,大顺国的太平伯竟是奸细,他猛的想起当初这胡天德就一直鼓动大军出京作战,还有那武阳伯金有牛,甚至还有众多各营的伯爵,子爵们。

    他全身冷汗涔涔而下,只觉身上一阵阵冷。

    李自成在李过脚边呻吟着,他右眼中箭,痛苦之极,更让他痛苦的是内心。可笑出京前他还信心满满,目空一切,竟想不到营中已被渗透到这个地步,步步都在别人谋算之中。

    李过拼命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你长这样子,怎么可能是官兵?”

    老胡怒吼道:“流贼受死!”

    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怒目圆睁,就要一箭把这李过射死。

    猛然一阵山崩地裂似的爆炸声撼动大地,十几大火箭落在岭下不远的中权亲军阵列中,不但再次炸得那边血肉模糊,那震感与气浪更是汹涌过来,让老胡的耳膜都在嗡嗡疼。

    他不由自主的被掀翻马下,连同岭上的所有人,个个都是东倒西歪,马匹狂暴嘶鸣。

    最后老胡被孔三扶起,好一会儿仍觉得耳朵持续嗡嗡作响,听不到其他声音,等他回过神来,却见李自成已被李过扶上马,他们十几骑拼命鞭打胯下仍然狂暴惊恐的战马,往东升岭南面逃去。

    老胡怒喝道:“乡长哪里走?”

    孔三大喝:“休走了闯贼!”

    他们几十骑亦拼命安抚马匹,往李自成等人逃跑的方向追去,连同那杆日月浪涛旗,转眼消失在岭上岭下混乱的人群中。

    东升岭上还竖着李自成的大旗,就是那数丈高,旗缨雪白,以马鬃所制,旗枪银白,以白银所制,中心用黑缎子绣着斗大的字,以前是“闯”,现在是“顺”的帅旗。

    孔三经过这杆大旗时,借着马力,一刀劈在旗杆上,数丈高的大旗轰然倒地。

    ……

    温方亮咦了一声:“闯贼的大旗倒了。”

    李光衡收回千里镜:“也不知是哪位潜伏的英雄好汉。”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