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卖还是不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影西斜,平常这个时候,连家差不多已经吃过晚饭了,但是今天,连家上房东屋炕上却只坐着人,炕桌还没有摆上。

    连家的老爷子连方,是个红脸膛的瘦高老者。他穿着一身青色粗布衣裤,盘腿坐在炕头上,嘴里吧嗒吧嗒抽着旱烟。

    在连老爷子对面,背冲着炕下盘腿坐着的面色白皙的中年男子,是连家的大连守仁。他穿着葵花色茧绸直缀,带着方巾,低着头不在想心思。

    离着爷俩不远,围坐着几个。靠窗台坐着的是连老太太周氏。周氏的头发已经有些稀疏,却梳的一丝不乱,脸上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韵。紧挨着周氏坐着的,是连老爷子和连老第二章 卖还是不卖太太的老生女儿,叫做连秀儿,今年十四岁。连秀儿面皮微黑,和连老爷子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小姑娘穿着崭新的银红妆花褙子,一条油亮亮的大辫子在头顶盘了个发髻,上面插着一根鎏金的小凤头簪子,还簪了一朵粉红色的绒花。

    连花儿与连秀儿腿挨着腿,亲密地坐在一起。她穿的是半旧的藕荷色妆花褙子,漆黑的头发在头顶挽了个髻,两边耳后垂落几缕青丝。她的肌肤雪白,在连秀儿旁边,更显得杏眼桃腮,美艳动人。

    连花儿的连朵儿,也穿着崭新的妆花褙子,正撅着嘴半倚在她娘古氏的怀里。古氏坐在炕沿儿上,石青色缎子袄裙也是半新不旧。

    因为连老爷子不,大家都不敢吭声,只有连秀儿和连花儿姑侄两个头挨着头,叽叽咕咕小声说笑。

    连蔓儿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瞧见了连花儿。连花儿抬起头,看见连蔓儿,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僵,与连秀儿的谈话也戛然而止。

    张氏帮着连守信将他背上的连蔓儿放到炕上。

    连蔓儿坐在那,悄第二章 卖还是不卖悄打量着屋里的人。连老爷子今年应该五十七岁,身体看不上去硬朗的很。连老太太年轻的时候肯定是美人,连家老大、老四的长相都随她,可惜连秀儿不像她。连秀儿今年十四岁,和连枝儿同岁。哎,连枝儿太瘦了,连秀儿这样才算是正常发育。

    白团团的脸,薄嘴唇的那个就是连家老大的古氏了吧,还有连花儿和连朵儿,都穿着绸缎。哎,连蔓儿暗暗叹了口气。

    “……这孩子宁死也不肯吃,怕再被咱们给卖了。”连守信和张氏在炕下站了,“爹,求您说句话。”

    连老爷子看了一眼大,将烟袋在手中磕了磕。

    “守仁,你说说,都是咋回事?”

    连守仁还没开口,古氏却已经满脸是笑的开了口。

    “爹,这事您还不清楚吗。卖不卖的,就是她们小孩子家说着玩的,根本就没那么回事。蔓儿这丫头,可是大爷嫡亲的侄女,就算是老四和老四要卖她,有她大伯和我,也不能把孩子卖了是不是?”

    古氏说着话,探过身来要摸连蔓儿的头。

    连蔓儿歪了歪脑袋,往张氏身边挪了挪,躲开了古氏的手。

    连老爷子抬起眼皮扫了一眼连老太太周氏。他让大,大儿却抢着答话。这很不和他的规矩。不过他是做公公的人,又讲究身份,不好直接训斥儿。而本来十分严厉,应该出口训斥的婆婆周氏却意外地不吭声。

    “守仁,我让你哩。”连老爷子又磕了磕烟袋,沉声道。

    古氏脸上有些讪讪地,不过依旧陪着笑。

    “爹,我不是跟您说过了。”连守仁这才开口,“我那天去府城,正好碰见个同案的好友,叫杨成峰的。他听说咱们家缺银子,当即就拿出五百两银子来,还请我吃饭。……他妹夫家姓孙,是清丰县极有名望的乡绅。孙家的小还没定亲,和咱们家蔓儿与年貌相当。这桩婚事,还是咱们高攀了。”

    “大伯,童养媳是啥意思?”连蔓儿听连守仁满嘴胡话,避重就轻,就问道。

    “童养媳……”连守仁和古氏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

    古氏抬手就给了连朵儿一巴掌。只是那手高高的抬起,落下的时候却是轻轻的。

    “朵儿这丫头,没轻没重,惹她蔓儿姐生气,要打她,不磕在了井沿儿上。多亏咱爹娘福大命大,保佑的蔓儿活了。要不然,这传出去还不笑死人。”古氏的薄嘴唇一开一合,极是爽利。

    “连家的一条人命,就落大伯娘笑两声。连家人的命就这么贱。”连蔓儿冷冷地道。

    “哎呦,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个小孩子家,这么多心。”古氏发觉失言,赶忙描补。“为了你的事,我和你大伯心里很不好受,你看你花儿姐哭的眼睛都红了。还有你朵儿妹子,要是你有了好歹,我就打死了她给你偿命。”

    “童养媳……”连蔓儿咬着牙道。

    连花儿垂下眼帘,偷偷递了个眼色给连秀儿。连秀儿会议,撒娇地推了推连老太太周氏。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领情缘美丽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