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垂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费章节(12点)

    连蔓儿吓了一跳,手里的篮子掉在地上,里面的花生撒了一地。她也顾不了这个了,忙跑到地头抓住春妮和春燕两。

    “到底咋回事,我娘咋地啦,刚从地里还好好的。”

    “你母亲流了好多血,村西头的王婆子看了,说你母亲要不行了,你弟弟也保不住了。”春妮道。

    连蔓儿就觉得头嗡的一声。

    “是我家里让你俩来给送信的?”连蔓儿听见的声音问。

    “不是,是我娘让我俩来给你们捎个信。”春妮道。

    春妮的声音不小,地里空旷也没遮拦,因此在附近地里干活的人都听见了。连家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第四十六章 垂危连守信更是脸色煞白,扔下手里的花生秧子,都忘了跟连老爷子打个招呼,就大步往家里走。走了两步,连守信就开始跑了起来。

    “走,咱快回家。”

    连蔓儿、连枝儿、五郎和小七也跟在后头往家里跑。

    一口气跑进村,跑回家,连家的院子里静悄悄的。连蔓儿稍微放下心来,如果真出了事,就不应该这么安静的。

    一进院门,几个孩子就开始喊,“娘,娘。”

    “他娘,孩子他娘?”连守信也喊。

    西厢房的门应声而开,一个五十岁左右穿着靛蓝衣衫的老者从里面迈步出来,正是村中的李郎中,后面跟着周氏、蒋氏还有另外一个,正是春柱,也就是春妮和春燕两个的娘,住在连家的隔壁。

    “李。”连守信忙走,“孩子他娘,咋样了?”

    李郎中轻轻摇了摇头,“……动了胎气……下血……我是无能为力了,你们另请高明吧。”说着话,越过连守信就往外走。

    李郎中是村中唯一的一位郎中,被他这样说,几乎就等于是判了张氏的死刑。

    “娘,这第四十六章 垂危是咋回事,在地里孩子他娘还好好的,咋……”连守信一把抓住周氏的手,问道。

    周氏像被烫着了似地,甩开连守信的手。

    “四叔,你还是快进去看看四婶吧。”蒋氏道。

    连蔓儿几个已经抢先进了屋,张氏躺在炕上,脸色苍白,额头都是汗珠子,身上盖了薄薄的一床夏被。

    “娘,你咋地啦。”几个孩子围到张氏跟前。

    张氏本来闭着眼睛,听见几个孩子叫娘,才慢慢地把眼睛睁开。

    “娘、娘没事。”张氏咬着牙说出这一句话来,声音都打着颤,额头又冒出一层冷汗来。

    动了胎气,下血,张氏竟然怀着身孕?连蔓儿心中震惊,目光忍不住转到张氏的肚子上。仔细看去,张氏的肚子似乎有些微的隆起,平只是她时穿着宽大的衣裳,干活从来没流露出一点行迹来,连家人也没有任何人说过,或是给过张氏任何孕妇的待遇,这些天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连蔓儿竟然不张氏有了身孕。

    连蔓儿这才想起来,上一次她们买了肉包子带,让张氏吃。张氏不肯吃,连枝儿好像有过暗示,但是也没有明说。还是她太粗心了吗,连蔓儿问。是啊,她虽然嘴上喊张氏娘,但是因为“卖女”那件事,她心里,对于张氏是隐隐有着排斥和不认可的。

    “是咋回事,咋好好地动了胎气。”连守信抓着张氏的手哭着问道。

    张氏紧抿着嘴没有。

    就听门哐当响了一声,周氏从外面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娘,是咋回事?她有了四个月的身子,跟娘早说过了。”连守信又问周氏。

    周氏走,抓住了张氏的另一只手。

    “你这孩子,你咋这么不那,看你这一跤摔的。你这都生了好几个了,这次咋就……,你放心吧,不管咋样,你对娘和秀儿的好处,娘都记着。这几个孩子都是我的亲孙儿,我都会帮你好好照看的。”

    张氏用牙咬着嘴唇,在苍白的嘴唇上留下两个殷洪的牙印,急剧地喘息着。连蔓儿就看见张氏身下的炕席已经被血色浸润,而且正在渐渐扩大。

    “奶,快给我娘请郎中。”连蔓儿抓着周氏的衣襟央求道。

    “李郎中不是刚走,稳婆我也请了,郎中也请了,这是命。”周氏道。

    “镇上,镇上还有更好的郎中。”连蔓儿道。

    “你个小丫头懂个啥,这种事,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周氏一把推开连蔓儿,“你们都出去,这屋里不是你们待的地方。”

    “娘,我去镇上请郎中。”连守信站起来道。

    周氏瞪起了眼,放开张氏的手,“老四,你跟我来。我有事和你商量。”周氏拉着连守信走了出去。

    “娘,”屋里几个孩子哭成了一片。

    张氏强挣着,眼睛在几个孩子的脸上扫过。

    “娘,娘对不起你们。你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