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十八、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切,你们不是流行那句‘感情深一口闷’的吗?还要一口一口的品偿,崇洋媚外。^---全站广告-—欢迎访问^^”

    “崇洋媚外?什么意思?”官生问。

    “崇洋媚外,就是,就是”不是说在我的梦境里吗?崇洋媚外都不明白?这怎么可能是梦里?“就是一种酒。”我胡扯。

    “酒?有这百年女儿红好喝不?”

    “没有。”我赶紧扯开话题,站起来面对那一片红似火海的红梅说:“真漂亮,要是住在这里就好了。”

    罗鸣轩说:“你若喜欢,可以搬过来这里住。”

    我一挑眉说:“怎么?嫌我占了你的屋子了?”

    他连忙摆手说:“不是不是,你爱住哪里就住哪里。”

    我笑了,“你家倒底有多大?有品菊园,又有梅林,是不是还有什么桃园梨园的了?”阴墓阳宅28

    “也没多大,梨园是有,规模没有梅林的大,桃园的话,可以清理一个园子出来植上一些。”

    “不必了,”我带了些凄凉地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什么都只是一场梦罢了。”

    一时间,他们两静默下来,好一会,官生才说:“小妹,夏候公子有封信留给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夏候宁远?”我疑惑地接过信,官生点头,又问:“还要听曲子吗?”

    “哦,好。”我随意地应了声,展开信纸,映入眼帘的是一纸苍劲的隶书,信中说,他这次其实是随皇上微服出巡的,皇上因为听信康亲王说我和罗鸣轩有婚约,而和叶一私订终身,一时怒极,不许叶一入皇室,然后返京,让康亲王自己收拾这个摊子。其实灵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康王妃仙逝时,她还不到四岁,康亲王一直没有再立妃,却把灵浠宠得很。灵浠知道不许叶一入皇室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闹得康亲王也没了脾气,于是秘密见叶一,想让他与灵浠隐世成亲,未料康亲王许各种条件好处,叶一就是不答应,惹怒了康亲王父女二人,以康亲王的性格,定会追杀他,现在,他下落不明。

    宁远还说,虽然不知道我和叶一之前闹什么矛盾,但是在一起不容易,珍惜眼前人,他与叶一相交虽然不多,但是了解他是个真性情的人,不轻易说喜欢,说得出的便不容有假,就算有什么事,那怕我不见他,一定不会离得我太远,康亲王虽然对王妃情深却也成府极深。

    信中特别的写了一句我前面笑说罗鸣轩的话: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我若有所思,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我们三人和一片红花树影之外,连仆人都退出梅林,鬼影都没一只,他会在附近吗?我明白宁远的意思,叶一的处境很危险,可是,这不是梦境吗?梦境怎么会死?

    “他跟你说什么了?”罗鸣轩笑问。

    叶一他现在怎么样,这句话差点冲口而出,咬了两次嘴唇才改了口问:“灵浠现在怎么样?”

    “你可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灵浠郡主被人拒婚若康亲王大怒,正追捕此人。广告太多?有弹窗?界面清新,全站广告”他并没说出叶一的名字,“这事已经成为东南西北四城的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了。”他双目炯炯地看着我。

    “是么,”我淡淡的一笑:“那夏候康有没有暴跳如雷?”

    “暴跳如雷倒没有看见,但是他从京城的康王府调来四名高手,还有数百名铁骑射手。”

    我沉默不语,官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我身边,他问:“你真的不担心他?”

    担不担心他?他说我是在梦中,梦中,需要担心吗?我牵起他们各一只手,他两对望了一眼,不明所以,我闭起眼睛,两只不同的手与我握着,温热从掌心传来,有血有肉的人,那么真实,怎么会是在做梦?倏地睁开眼,松开他们的手恨声说:“不担心!”阴墓阳宅28

    两人双视一眼,官生说:“不说这个了,我们喝酒吧。”于是三人又复坐下,可是我耳边却一直回响着罗鸣轩的那句四名高手,数百名铁骑射手,他能应付吗?

    待回过神来,只听见官生在说:“听说这个采花大盗已经在南浦城作案三起。”

    罗鸣轩问:“这个叫黑蛇的采花大盗什么来头?”

    “他一直游走于各州府,行踪飘忽不定,是罗刹门的弃徒,轻功极高,又使得一手折扇打穴法,许多良家妇女就被他点穴沾污了,含冤而死。他的折扇能发射黑色的蛇形暗器,黑蛇之名因此而来。”

    我听闻,拍桌而起:“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二人奇怪地看着我,罗鸣轩说:“我以为你已经没有热血了?”

    我斜他一眼说:“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天气冷了,以为你的血也冻得没温度了。”

    我呸了一声说:“现在不和你计较,官生,你说这个什么劳子蛇花大盗怎么样?”

    “是叫黑蛇的采花大盗,估计不日会到西罗城,西罗城最大的目标是王员外家的小姐赛西施,其次是罗家几位夫人。”

    “咦,罗鸣轩你怎么没把王家小姐抢回来当夫人了?”

    罗鸣轩懊恼地说:“我有这么好色吗?我又不是黑蛇。”

    我嘻嘻地笑起来:“你的几房夫的不都是你见人家长得漂亮就抢回来的吗?”

    他黑了一张脸,比他穿的玄黑锦袍还要黑:“我让她们走,你不让!”

    官生也一脸笑意地说:“好了,还是讨论下怎么拿下这个黑蛇吧。”

    “我有个主意,我去王家扮成王家小姐的样子等着那条什么黑蛇,他若来了,我和他周旋,你们来捉拿他。”

    “这个方法倒是可以一试,我们潜身周围,只要他现身,不怕拿不下他。”官生点头说。

    “不,他未必去王家,有可能会来罗府,那不行的,罗鸣轩留在罗府,你去安心那里,别忘了,我宅子里现在有三名美人的。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你只身前往王家?不行,这样太危险了。”罗鸣轩首先反对。

    “我再不济也能周旋一会儿吧?再说,我们可以放信号烟火。”

    “凭你那点三腿猫的功夫?”罗鸣轩不屑,他话音刚落,我骤然出拳击向他肩,他惊愕下还算反应快,闪身避过顺势的大手一下包住我拳头,我借力飞脚直踢他脸庞,他一个后翻避过。

    官生在旁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说:“好了好了,反正你们宅子离王家不远,我在那里密切注意着,来得及的。”

    罗鸣轩抱怨说:“这么凶狠一个婆娘,谁娶谁闹心啊!”

    明知道他在说笑,不鸟他。

    当夜我搬到梅林的楼阁里住,把罗鸣轩的房子还给他,次日一早他交代了几个精明的仆人前往四城门留意进出的人,果不然有一个跟官生描术的人进了城。紧接着,我们直奔王家,把情况一说,王员外惊得坐到地上,赛西施王小姐直接晕倒在地,于是,我穿上赛西施拖沓到地的衣裳,盘起高贵的发髻,戴上闪闪发光的镶宝石金步摇,涂上彤红的胭脂,铜镜中的我,连自己都觉得明艳照人,果然是人靠衣装啊。

    是夜,微风,王小姐的闺阁灯火通明,而她本人一早就换上丫环衣服躲起来,屋外不时有人提着灯笼巡逻,屋里置着两个碳炉,倒也不不觉得冷,门关紧,只留一扇窗子垂着纱帘,纱帘被风吹着微微晃动。摸了下揣在怀里的三支信号烟火,他们怕有什么意外,特地给了我三支。拿着绷子捏着绣花针,我汗,扮什么不好,非要我在这里扮在绣花?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