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五章 诸神之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认识这些禁忌之纹?和他们给你看的仪式一样吗?”赫拉斯看见茱莉亚惊骇的表情,马上开口问了一句。

    “别打扰我思路,龌龊的恶心家伙.....”牧师女孩正处于震惊的失神中,被赫拉斯的话骤然惊醒后,下意识就呛声回道。

    至高的诅咒与祝福之王作证!除了小时候母亲为她洗澡外,就从来没人敢这样碰过她,更别说在她最隐秘的无暇之地随意点来点去,还是用那根金属法杖!这太恶心了.....

    茱莉亚恼恨地瞪了那根该死的法杖一会,就好像要用眼神中的怒火把那玩意烧成废铁一样,然后她狠狠瞥了法杖的主人一眼,目光中带着的仇恨和愤怒简直都能让空气沸腾起来,这家伙肯定是邪恶的艾玛人中最邪恶的那些。

    女孩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愤恨后,她不再看赫拉斯,开始专心研究起石台碎块上的纹理来。

    时间就在这样的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赫拉斯始终一言不发地耐心等待着,既然达到了目的,他当然不会再自讨没趣。

    “我只看到了那个仪式的一角,不过从表露出来的禁忌神纹特征判断,它们都属于偷窃‘神赐之魂’的亵渎仪式。”茱莉亚大致识别了神纹的基本特征之后,带着残余的震惊语气打破了沉默。

    “针对哪位神王的?我是说,这个石台碎块上的禁忌之纹。”赫拉斯表情严肃地问道。

    “不清楚,石台碎块应该是从亵渎仪式的中心祭台上掉下来的。一般来说,中心祭台上绘刻的神纹只是决定着仪式的功能,只有看到中心祭台之外的神纹,我才能判断那个仪式针对的是哪位神王。”茱莉亚努力维持着平静的语气解释了几句。

    但话音刚落,女孩就打了个冷颤,她紧了紧身上的祭祀袍后。带着一丝害怕的声音继续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石台碎块上的禁忌之纹,绝不是针对至高的诅咒与祝福之王.......而从绘刻手法的对比中可以看出,和艾拉肯的那个亵渎仪式应该是出自同种知识体系,甚至很有可能出自一人之手!”

    “那拥有怎样的力量才能刻下眼前的这种纹理?”赫拉斯沉吟了一会,然后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法师一般都不会专门去学习神纹知识,从他所知的资料中分析不出这点。

    茱莉亚急促地呼吸了几下,好像在为自己增添说话的勇气一样,随后她紧紧抿着的嘴唇里终于挤出了一个词:“十阶传奇牧师.....”

    “只是偷窃‘神赐之魂’,需要十阶传奇的力量才能绘刻?”赫拉斯用难以置信的语气低声质问道。

    “并不是必须具备十阶的力量才能绘刻,但是眼前这些禁忌之纹的绘刻者。他的力量肯定已经达到了十阶传奇。”茱莉亚不安地回答说:“艾拉肯的仪式经过了伪装,任何人都没法看出绘刻者拥有怎样的力量,但这个石台碎块上的禁忌之纹一点伪装都没有!我可以肯定这点,最差都是十阶.....”

    “这意味着什么?”赫拉斯觉得这样问就像个白痴一样,看来他必须找点时间来搜集和学习信仰知识了,就算对于提升力量没有用,但是分析解读神眷者们的资料时却是必备的。

    “意味着这种亵渎仪式一旦生效,就算立刻被神灵发现,也有很大几率成功!”茱莉亚压着心中莫名的害怕情绪。有点恐惧地说道:“神灵回馈信徒大多依靠神力秩序来自行识别,只有重点目标才亲自关注,一般的亵渎仪式只是钻神力秩序的漏洞,如果被神灵发现。顷刻间就能消灭那些该死的亵渎者。”

    “但这个仪式不一样!如果生效,就已经暂时拥有了和神王对抗的能力!你能想象刻下它的人有多强大吗?这相当于在神王的注视下抢夺‘神赐之魂’!而且事后让神王都查不到‘神赐之魂’的去向。敢这么做,并且还能做到的人,就算是在十阶传奇牧师中也没几个.....”

    说到这里。茱莉亚手一抖,好像差点就握不住手中的石台碎块一样。

    赫拉斯此时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安法隆至高位面的历史中有过这样的牧师吗?好像还没有.....

    “异位面!”

    这个词刚从他的脑海中冒出来。赫拉斯就不由打了个激灵!

    “我在祷告中对艾拉肯的控诉,至高的诅咒与祝福之王并没有回应。按理说,发现亵渎仪式应该是神力秩序受理的第一序列事件,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