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5章 曲终人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瞬即一转头,果然便是水含月师叔!

    我师父糟老头、以及燕师叔跟在水师叔身后,三位老人家,定是早已夜观天象,断得天地异变将生,从美国也一路寻到了这里来。那8324的人能看出这些天象,我师父师叔三人,又岂会看不出来?

    “水师叔,你不是、不是……你能说话?!”我高喊一声,“燕师叔、糟老头!你们赶紧想办法,把那头冲天而起的黑龙给灭了!!”

    “小崽子!蚩尤命数已经接胎化龙,除非是神仙,否则、否则便是天煞……谁都没办法弄下来!”糟老头一阵摇头叹气,“蚩尤黑龙再世,天下大乱是免不了的了,运气好的话,我们今天还能活着走出去,运气不好,长眠在这里,老头我倒也乐得个清净!”

    “崖生儿!”水师叔即便年近七旬,犹自风采焕发,清丽不俗,“妈妈终于见到你了!自你五岁时,妈妈被赶出家门,迄今三十年,我们母子二人天各一方,妈妈好想你!”水师叔说罢,早已清泪长流。

    “母亲!”段崖生紧紧盯着眼前这位在自己记忆中毫无印象的老妇,却也彻底幡悟,“孩儿不孝!不能为你养老送终了!孩儿天煞孤星之命,冲克一切至亲友朋,让他们或死或难,父亲、祖父、奶奶,都因我而无辜身死,孩儿万不能和母亲相聚!今日,便是儿子的天命大限之时,这漫天壮丽的光环和火花,就是儿子万古长眠的棺椁,这条破空而出的孽龙,便是儿子坟墓的守护神,今日,儿子唯有以命殉天,以终结这天劫循环。解脱这天煞之命,也能一挽这血日当空之祸、妖孽再世之劫、尘寰血雨腥风之灾!于己、于心、于天、于地,我都已大道圆悟,堪似飞升,妈妈,儿子已经幡然透彻,前缘旧梦,红尘余香,彻底顿悟,一片空明!妈妈。你便莫要再流泪,儿子心如止水,去意已决,如果有来生,如果来生不再有天煞之命,再让儿子好好为母亲尽孝!”说罢,转身就要跨入那龙脉光环。

    在场之人,无不哀戚伤神,坚强如杜冰婵一般的女子。也早已泪湿衣襟。

    “儿子,等等!”水含月师叔快步跟上,“三十五年前,妈妈在一处悬崖上生下了你。这乃是妈妈做的孽,这上一代的孽,竟然让你一人来承担,这对你太不公平。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本是一介玄门中人,未尝找到自己的龙脉,定当不能相亲相爱、颐享天伦之乐。可是,妈妈仍旧跨出了那一步,与人相爱,生下了你,你这天煞之命前尘早已注定!妈妈装聋作哑一辈子,只欲为你化解天劫,却终是无济于事。而今,妈妈已经风烛残年,也已顿悟一切因果尘缘,上一代的孽,岂能仅仅让你无端承受!儿子你要追寻大道而去,妈妈就陪你一起,黄泉路上没老少,往生途中有慈母!三十年花开花落,两代人愁生愁消,妈妈额上添皱纹,儿子青丝生白发,就让母亲,陪你走过那黄泉路,爬上那奈何桥,一碗孟婆汤入肚,来生逢子犹认子,隔世见着妈,还会再呼一声‘妈妈’吗?”水师叔握着段崖生的手,“儿子,今日,天地将为我们落泪,日月将为我们悲歌,众人将为我们祈福:来世,我不再做玄门之人,来世,你将不再有天煞之命!来世,我定当抱着你,教你牙牙学语,蹒跚走路,来世,我定当牵着你的小手,去看一湖天池春水,去观一山红叶香花,来世,我定当教你读书认字,教你为人处事,来世,我定当为你娶妻完成终身大事,来世,我定当为你带好儿子女儿,我定当在子孙满堂中含笑九泉,寿终正寝……儿子,这是上天对你的大限,也是对妈妈的召唤,我们母子二人,就一起上路吧!”

    “妈妈!”段崖生紧紧搂住母亲,早已泪流满面,“儿子天煞孤星之命,这本是解脱,怎能连累母亲一起受劫,这将更是儿子的不孝啊!”

    “崖生,妈妈的大限也是今日,能与儿子一同上路,有儿子在身边跟随,这是大孝!这逆龙即将生成,即刻便要飞升,若是飞升而去,人间必将血乱尸横,今日在场所有人也断不得生还,事不宜迟,我们尽快上路!母亲就送儿子一段,儿子也送母亲一程,黄泉路上慈母再眷子,儿子再尽孝也不迟!”水师叔说罢,再回头一望我们所有人,这或许是她对人世最后的一丝眷恋,“两位师兄、隐儿,莫要为此伤悲,我能与儿子一起上路,乃是前尘定下的天命,更是真正的母子重逢!垅头芳草年年绿,衣冠墓冢也伤心!永别了!”说罢,她拉上段崖生,走向了五彩纷呈、异光夺目的天地龙脉光环口,黑龙已经冲天二十丈,眼见龙鳞闪耀,龙尾即将生成!

    我站在他母子二人身后,早已形神俱碎,眼泪长流。

    “龙尾快要生成了,黑龙即将便要飞升!!”老沈和天箕子急的团团如麻,汗如雨下,而师父和燕师叔早已怔然伫立,毫无所言,他俩没想到,师兄妹三人只为勘寻异象而来,却未料顿成三人生离死别、永世相隔之行!

    “老师、老师!”杜冰婵冲了上来,我再次将她拉住,她已然哭成泪人,“你要去哪里?!”

    “全世界,每个角落。”段崖生在光环入口处回眸,“五颗补天神珠,齐聚之后,便要灰飞烟灭,就像我和你,师徒相聚之缘,终有分别之际,也许,我便会随这神珠再次化成石头,静静地,落在全世界每个角落里,那些石头里,一定有我的记忆和音容笑貌,蝉儿,你不会孤单,不会伤悲,方隐,已经守候你了多少个生生世世,好好珍惜这段缘分!珍重!”说罢,再不回头,牵上母亲的手。一同跨入龙脉光环。

    正是:

    生于崖前死崖前,

    慈母孝子恨难圆。

    风吹故国八千里,

    星落红尘三十年。

    九泉应无化龙事,

    再世可有母子缘?

    相逢便是死别日

    长使英雄泪涟涟。

    *****************

    “轰隆隆!!!”

    只在段崖生一跨入龙脉光环的时空窟窿里,那道五彩耀眼光环,霎时闭合,天地间风雷滚动,电闪雷鸣,“轰轰轰轰轰!!!”

    五声惊雷如晴天霹雳,九道闪电如金鞭银枪。霎时交织弥布在已然冲天二十丈的黑龙周身!

    只听“呜——嗷!”一声震绝山谷,黑龙仰首凄鸣,尾巴早已被龙脉闭合截断,霎时,天地中又是五声惊雷响过,“轰轰轰轰轰!!!”

    “砰!”

    好似盘古开天辟地一般的爆裂之声传来,破空在天的黑龙,血肉已是倾分五裂,天穹中好似下起了阵阵血雨肉雹。“咚咚咚咚”摔落而下!

    眨眼间,一条冲天而起的黑龙,已成肉糜四散,而天地龙脉光环闭合。隧道骤掩,五彩霞光烟消云散,时空中再无任何断层空间!

    霎时,血日退去。红光消敛,金黄昊日再度普照人间,天地尘寰。一时风敛云收,正气氤氲,浩气荡荡。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仿似天降二春,再世而生,迫不及待地吸纳着天地精华,生机勃勃。

    杜冰婵俯在我怀里,俱已呆若木鸡,泪如雨下。

    天箕子、老沈等人在一边欣慰不已,如释重负,奔走相告;而杨天骢、欧阳父女、叶姣仪、丹尼尔、黑彪则落寞神伤,眼里噙着泪水,小兰却独自处在一边,面色毫无变化。寄身黄莺的黄巢却不知何故,嚎啕大哭,或许是看到自己的躯体一去不返,再不可得。

    我师父和燕师叔,两人仍旧怔然原地,却也不多时,老泪纵横——这是我第一次,平生第一次看到糟老头掉眼泪……

    劫波渡尽,红尘余生,正是风轻云淡,终当曲终人散。

    在这千尺悬崖之上,该走的走了,该去的去了,一切,都已成明日黄花。收拾打点后,已是日薄西山,夕阳残照。

    8342人马早已远去,那昏迷不醒、身受内伤的罗查理,被一批军人给抬下了山。师父、燕师叔也在仰天长叹中,隐迹林间,周游四海而去。昏黄残阳所笼罩的悬空城石柱山巅之上,便只剩下了我、杨天骢、欧阳父女二人、杜冰婵、叶姣仪、丹尼尔、小兰、黑彪。

    以及犹在古树上唉声叹气的黄莺,时而却是破口大骂,时而又是泪流满面。料来,黄巢已经悲愤绝望之极,千秋大梦已然成空,冀望再次回归本体,竟成风流云散。这苟活了一千多年的孽命,从未如此崩溃绝望。

    我捡起被叶登爵丢在地面上的梼杌左眼——照妖镜,慢慢走向了黄莺,她一见到我手里的物事,早已神色慌乱:“不、不!我本不该命绝于此,一千多年前,羊氏雷櫜族人就推准了我有两千年的寿命,现在才过了一千二百年!方隐,你这是要逆天夺命,必遭天谴!”

    我轻轻一摇头道:“孽命再世,强行夺舍寄人之体,本已逆天,黄巢,你的前生作恶多端,杀人如麻,此世已断不能容你苟活。先人算你两千年寿命,但今人却要让你命绝于此,这便也是天意,从来世间知命人,不知己命终系人。你若已经大彻大悟,恸悔前尘,我便或也心生恻隐,还能为你超度一番。但观你犹自执迷不悟,心念帝业,祸害造孽之心不死,我便只能祛走你之命数,让天地谴之,并且吟念《断生咒》,让你不得往生轮回,以免祸害后世!”

    “不,我已经大彻大悟!”黄莺此时面上生出了一层我从未见过的解脱似的笑容,“此刻的我,太息长叹,哭骂随心,乃是我已经幡然醒悟,前尘我曾遁入空门参禅修佛,无奈贪嗔骄妄,不得静心,而今,我已顿悟我佛大乘,万千罪孽,便如恒河之沙,已由恒河之水冲洗——‘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此刻的我,涕泪悲泣,已入须菩提之境,便是终悟:一切有为法 如梦幻泡影 如露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说罢,她转过头去,犹自吟念佛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